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纵

更新时间:2020-03-23 12:19:36

天纵 已完结

天纵

来源:落初 作者:枫飘雪 分类:言情 主角:冷汗布满 人气:

主角是冷汗布满的小说《天纵》此文是枫飘雪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丑小鸭一样的她成了城中第一人--风华绝代的天才少城主的小妾,也成了所有女子的公敌。侮辱谩骂嫉妒接踵而至,她玷污了少城主的尊贵。灵力普通,呆头呆脑的她怎配站在少城主的身边,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当某个腹黑女人重生在丑小鸭身上,褪去往日旧貌将嚣张发挥到极致。一场对决,宣告天下,谁配不上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只能人类碰触吧。”夏馨炎轻轻的说着,“我带你离开,出了洞Xue,你就自由了。”

红衣男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夏馨炎说的是什么意思,愣怔在那里呆呆出神。

夏馨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怎么,给你自由你还不高兴吗?”

抬头环视着这个奇怪的洞Xue,夏馨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束缚住你的除了银簪还有这个洞Xue吧。”

“离开洞Xue你就自由了不是吗?”

“为什么?”红衣男子迟疑的问着夏馨炎,眼中是深深的探究,“你难道不想收服我?”

能有一头灵兽,可是人类梦寐以求的事情,多少贵族广邀好手付出沉重的代价就是为了收服一头灵兽。

她难道会放弃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给你自由。”夏馨炎轻笑。

也许换了另外一个人不会如此吧。

她却不同,因为她知道没有自由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她不想看到其他人也承受如此痛苦。

其实在基地内,她等了很久。

那种药剂并不是无药可解,只要肯挺着疼上三天三夜,日后就再也不需要注射了。

可是,没有一个人肯强忍着,都被非人的疼痛折磨住,示弱了。

没有人知道,她根本就已经不需要注射了,她之所以没有离开,只是不想离开,到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这种事情太麻烦,不太适合她这个懒人的作风。

“你在想什么?”突兀响起的声音惊得夏馨炎一愣,双眼恢复焦距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任谁在这种时刻也会被吓一跳,夏馨炎的反应最直接,伸手一巴掌拍了过去,直接把红衣男子打飞。

“你这个疯女人干什么?”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偷袭,红衣男子怒吼一声。

亏他还好心的过去查看她的情况,真是好心没好报。

“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夏馨炎面色恢复正常,问道。

“当然是离开。”红衣男子轻哼一声,除非他脑子不清楚,不然谁会选择留下。

夏馨炎将银簪往发间一插,站起身来,抬头看看刚才掉下来的地方:“我爬上去,你就能出去了吗?”

“嗯。”红衣男子点了点头,抬头向往的看着上面,眼中闪过,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热切光芒。

“你的……”红衣男子收回目光,刚想说夏馨炎身上的伤势不适合攀爬,却发现那个一身伤痕的女子已经开始抠着石块儿,往上移动。

每一次抬手,每一次用力,都会让她身上的伤口涌出新鲜的血液,淋淋的顺着石壁淌下。

在她经过的地方,竟然慢慢的铺就了一条血红的痕迹,成就了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

就在红衣男子呆呆出神,还没有理清楚心中滋味的时候,只听得哗啦一声闷响,洞口被重新打开。

夏馨炎扒住洞口,双臂用力一撑,整个人已经跃出洞Xue。

奇怪的洞Xue再次阖上,没有了丝毫缝隙,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你想死吗?”还没等夏馨炎喘口气,脑海之中突然有一声惊雷似的炸响,轰隆隆震得她头脑一阵的发晕。

失血过多加上体力流失,夏馨炎觉得自己有些恍惚,就在要被扯入黑暗的时候,看到红衣男子伸出手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

夏馨炎笑了,看来她这次重生比较亏本,才活了一天而已。

看着手中被他掐住脖颈的女人,含着舒心的笑容昏倒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莫名的跳动了一下。

红衣男子低咒一声:“该死。”

出乎红衣男子意料的是,夏馨炎竟然仅仅昏迷了一瞬间,几乎是立刻就清醒过来。

这么重的伤势,失血过多,还能如此快速的清醒过来,倒是让红衣男子惊奇了。

“你还没走啊?”夏馨炎睁眼看到红衣男子,轻轻的笑了,“你不是想要自由吗?”

“熠煌。”红衣男子突然说道。

“嗯?”夏馨炎不解的眨眼,瞅着红衣男子,“熠煌是什么东西?”

“不是东西,是我的名字……”话还没有说完,熠煌突然反应上来,因为那个女人眼里含着的是毫不掩饰的戏谑。

“你耍我!”熠煌怒吼着,猛的站了起来,不再去理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夏馨炎,我的名字。”夏馨炎轻轻的笑了起来,还伴随着闷声的咳嗽有丝丝鲜红顺着唇角滑落。

“你的伤势要赶快治疗。”熠煌眉头一皱,左右看了看,要寻一处隐蔽的可以疗伤的地方。

“你不走吗?”夏馨炎倒是没有去管自己的伤势。

“你很想我走吗?”

夏馨炎眨了眨眼睛,突然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难怪难怪。”

“我这样心地善良,温柔似水的女子让你一见钟情,对我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你给我闭嘴!”熠煌咬牙切齿的低吼,他见过脸皮厚的,没有见过这么厚的。

“不对吗?”夏馨炎疑惑的歪着头瞅着脸色铁青的熠煌。

“不对!”根本是连想都不想,熠煌一口回绝。

“那你干什么还不走?”夏馨炎扁了扁唇,他的行动和语言不太一致啊。

“簪子在你手里,我走不了!”熠煌没好气的大吼着。

以为他不想快点离开她吗?

“原来如此啊。”夏馨炎笑呵呵的点头,“那也就是说咱们是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