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祸水难求

更新时间:2022-08-05 09:46:22

祸水难求 连载中

祸水难求

来源:落初 作者:鲤白泽 分类:言情 主角:阮倾歌王 人气:

《祸水难求》由网络作家鲤白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阮倾歌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古言,重生带系统,女主成长流。前一世天之骄女,受尽折磨背叛,痛苦而终。这一世便发誓不被情爱所耽,走上一条与前世截然不同的浩荡逍遥大道。他人言,红颜虽美,终为祸水。但阮倾歌这名红颜祸水,却是世人求之不得的绝美传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披着浴袍的阮倾歌,灵雨过了半晌后有些结巴地开口道,“郡主,奴婢…奴婢觉得你好像变美了…”

阮倾歌闻言挑了挑眉,她如今特别喜欢别人夸她美,不禁心情愉悦地问道,“是吗,为何这么说?”

“奴婢也说不上来…”灵雨看着面前的阮倾歌,总觉得和之前有些许不同,“只是觉得比以往更好看了。”

半夏也在那附和着,“郡主,奴婢也觉得你似乎与往日不同,皮肤白了许多,真真让人移不开眼睛呢。”

“就知道拿好话哄我。”阮倾歌笑了起来。

“奴婢可没说假话,郡主不信可自己瞧瞧镜子。”灵雨睁着圆圆的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

阮倾歌闻言心中也有些好奇,之前加完属性后,她并没有细看就急着沐浴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变化有多大。

她迈步走向浴室左侧的一面铜镜,抬目朝铜镜中望去,不由得一怔。

镜中女子一袭白袍,头发微湿披于身后,容色晶莹如玉,双颊微红,有如新月生晕,又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双眸带着一汪水汽,盈盈一看甚是娇嫩欲滴。

容光相较之前竟艳了七分。

阮倾歌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半晌后才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回过了神。

乍一眼看去,自己的五官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总感觉比之前看着更加顺眼不少,而自己的身材若不是细细打量,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唯一看出有些许变化的便是自己的肌肤,白皙晶莹了少许的样子。

阮倾歌心中不禁对系统的作用更加重视了。

方才也就是加了二十点属性,自己的容貌竟然美了这么多。

现在的自己,相较于几年后被称为金陵第一美人的自己,除了五官略微稚嫩以外,容貌其实几乎快要相差无几了。但即便如此,在系统上的评价和分数还如此之低。

那若要成为真正的绝世祸水,得是多么多么难以想象的倾国之美。

阮倾歌不由得想的出神。

祸水系统…果然是祸水系统…

也就是因为有着这般神奇的能力,才能让人成为绝世祸水吧…

看着镜中容光照人,顾盼生辉的自己,阮倾歌突然觉得,这一世除了复仇外,她如今还找到了另外的动力。

金陵西,榭风酒楼。

一名男子斜倚在酒楼二层的窗边长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人来人往,一边听着身旁人的低声汇报。

只见他一身青色镶边刺绣长袍,青玉缎带束起长发,面白似玉,墨眉似剑,手执银白折扇,面带笑容,显得温文尔雅俊朗不凡,却又带着隐隐贵气。

听完旁边人的汇报,男子脸上带着的笑容减少了一些,他皱起眉头说道,“父皇要封阮齐光为宣威将军?这样直接连升六阶,未免也过于…”他话没说完就停下了,而一旁汇报之人的头更是往下低了低,私下议论国君也是犯忌。

男子没有再说品阶一事,挥手让一旁的人退下,便有些出神地望向窗外。

街道两旁店铺肆立,下午的阳光淡淡的普洒在青灰石板或是楼阁飞檐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金陵添了些许朦胧和诗意,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人流如织,不时就有交谈或是嬉闹的声音传来,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们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一副民生安乐盛世繁荣的景象。

金色的阳光也斜斜的洒在了窗边男子的面庞上,而男子一向带着温润笑意的眼眸却仿佛把所有光线都吸了进去,黑沉沉深得见不着底。

“此番汾阳军大胜,阮齐光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四品宣威将军,陈刘郡阮家和汾阳王府也是更加的势不可挡啊。”男子轻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心中慢慢有了一些思量,看来自己心中隐藏已久的那个想法还得利用汾阳王府来帮衬一二了。

阮家本就是东云国的百年世家大族,朝中野下遍布了阮家门生和支系血脉,而家主汾阳王更是当朝唯一一个异姓王,手握十万大军,可以说半个东云都能算是阮家的也不为过。

只要有了阮家的支持,事情便成功了一大半。可惜,阮家一直都是站在立嫡立长的立场上的。

男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手指轻轻的叩着桌子。

听闻汾阳王有一个宠爱非常的嫡出女儿,也便是阮齐光的嫡亲妹妹。这样身份的女子,哪怕貌若无盐,愚笨似蠢妇,也值得我用些心思了。男子微微勾起嘴角,眼中却似乎不见笑意。

远在汾阳王府的阮倾歌,可不知道此时她恨之入骨的凌承玉,还没等到她去找他报仇,这人却率先开始打上了她的主意。

她现在正舒服地躺在自己寝殿的软塌上,灵雨和半夏两人分别跪坐在软榻旁,一人在给她擦拭头发,另一人在给她的身体抹着玫瑰花萃取的精油。

“郡主,奴婢觉得你的皮肤与前几日比,更加细滑了呢。”半夏一边给阮倾歌的手臂抹油,一边微微有些惊叹。

“就你嘴甜。”阮倾歌微微闭着眼躺在软榻上,听到半夏讨好的惊叹,心情愉悦地笑着说。

“这还用你说,咱们郡主本来就是一天一天地在变美。”灵雨也不甘示弱地拍着马屁,“要不是郡主年纪小,这金陵第一美人的称号早就属于咱们郡主了。”

听着两人叽叽喳喳地在讨论自己的容貌,阮倾歌有些无奈地睁开眼,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好了,你们俩都别在这给我逗趣了。”阮倾歌斜眼瞥了她们一眼,“去布置午膳吧,用完午膳我要睡个午觉。”

灵雨吐了吐舌头,仔细瞧了瞧阮倾歌的头发,觉得也擦拭得干的差不多了,便应了声放下了帕子。

她服侍完阮倾歌穿齐衣服,看到半夏收拾好了瓶瓶罐罐,便对阮倾歌说道,“郡主,厨房那边已经备好午膳,我马上让人送到前厅来。”

阮倾歌点了点头,灵雨便行了个礼,带着半夏出去了。

早上起得过早,加上情绪一直起伏过大,哪怕在正德殿小憩了一会,阮倾歌还是觉得头微微发沉。

在前厅用完午膳后,她实在困得不行,打着哈欠,回房好好地睡了一个午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