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毒尊恋月

更新时间:2021-12-07 17:39:04

毒尊恋月 已完结

毒尊恋月

来源:落初 作者:逍遥 分类:言情 主角:王冲柳莺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逍遥原创的言情小说《毒尊恋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冲柳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恨透天下女人,却独独恨不起这个女人。她无父无母可以受尽关爱,他无父无母却受尽苦难。他是整个江湖闻知色变,左手救人右手杀人的毒尊,却无法救自己心爱的女人。有情之人定能常相斯守,这不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吗?为什么他们不行,是用情不深?或是老天无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忍家仇在身,无意停留过久,在心月新婚第二天就提议要走,众人虽不舍也没有要留他的意思。

月心心里很难过,一向爱笑的脸此时已经没了笑颜,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师兄,那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马上又要走了,她哪里舍得啊。

“大师兄,你带我一起走吧”听说大师兄哪里都去,天下还有好多地方是她没有玩过的,如果跟着大师兄一起,肯定能玩个尽兴,至少大师兄不会像风晋那样做什么都在身边说七道八的。

“月心”心月低叫,就算不知道大师兄走遍各地为的是什么,但不难看出,这事并非小事,以月心的性子,一路跟着去岂不是坏了大师兄的事。

又要办自己的事,又要照顾月心,大师兄岂不是很费精力。

“想去玩自己去啊,干嘛死要跟着大师兄”他想去都没说出口呢,这小丫头就开口了,不过说来大师兄也真是的,明明就是一起长的嘛,看他在紫枫林那么闲,有事也不叫他一起去,真是太不够义气了。

好了好了,以后有机会的”风忍开了口,这两个小的简直就是上辈子结的怨,什么话都可以拿来吵,深深的看了风晋一眼,他的好弟弟啊,家仇一个人都承担就可以了不必拉着两个人下水,至少风晋现在是幸福的,不必去烦些什么“风晋,不要老跟月心吵,当师兄的多让着师妹一点”

“知道了,大师兄”不情愿的应着,他没胆违抗大师兄的意思,从小到大,大师兄就有一身不同于常人的威严,让人不知不觉当中去敬他,爱他。

月心小人似的扬起笑颜,当小的福利果然不一样,都向着呢。

“心月,你要好好保重身体知道吗?”今早已经跟师父商量过了,心月体内的寒毒并没有因为过度而转移到原尘毅身上,如果若不快点找到药泉,性命堪忧啊。

“我会的,大师兄,你要好好保重,有时间多和我们联络,有了安定的地方找人通我们一声,好去找你”

“嗯”

原尘毅环紧心月,她的眼圈已经红了,却没有掉下泪来,只是为了不让风忍担心才忍着的吧,他不要她忍得那么痛苦,有话就出,有泪也可流。

“师父,我会一直往东,找到药泉立刻回来”师父比谁都担心心月,;谁不是父母身上的一块肉啊,就算心月不是师父亲生的,可这十多年的相处浓于未见面的血亲啊。

“一路上小心”风青子略点了个头,他这大徒弟一向都不需要他来担心,凡事有自己的一套处事原则,信得过。

只是因为家仇活的太辛苦,因为天可怜见,给他幸福。

众人依依不舍挥别之后,看来这一别一时半会是见不着面了。

“死风晋”月心粉用力的捶下去,“干嘛老跟我作对,哪里得罪你了,知不知道你真的很何恶啊”见不得她好吗?一点小事也要来参一脚。

“我可恶啊,先看看你自己吧,还不是小恶魔一个”小妮子还真以为自己人小就可作大了,没人压着她,岂不天都要翻了。

“你才是……”

“你不是吗?”

“你才是……”

“你……”

吵得过于专心,两人一直往前一直往前,已经过了紫枫林而不自知。

“月心怎么了?”尘心不解的问,她不懂为什么要说的那么大声,怕她们听不到吗?真奇怪。

“没事的”心月牵起她的小手,“来,我们回去了”他们爱吵就吵吧,要不然紫枫林就太安静了,尘,左卫右使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师父更是一天到晚躲在药轩,现在为了尘心的病用心不已呢。

他们这些做晚辈的也不好去打扰。

····

“啊……”一声尖叫惊醒了紫枫林为数不多的动物,小小的乌鸦振翅摇晃,想飞却飞不远。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午睡时间,大伙都从梦中被唤回现实,纷纷跑至前院。

“心月,心月,你怎么了?”原尘毅惊慌了神,才一会时间不见,她就这么躺在自己的眼前,不哭,不笑,不闹“不要吓我”。

左手环着她,右手把着脉。

好一会,惊慌的表情不见了,有的是傻笑。

在场的人都被吓傻了。

他,该不是不正常了吧,妻子不醒人世,他老兄还笑的出来。

“心月怀孕了”

终于众人脸上也露出同他一般的傻笑。

“姐姐,姐姐,醒醒”月心轻轻的摇着,她好高兴呢,马上就可以当小姨了,当小姨哦,哈……。敢情这小妮子当小姨还觉得是非常伟大的差事呢。

心月皱起了眉头,好一会,眼才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

“我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坐着和尘心说笑,怎么这会跑到地上来了,环视四周,原本该在床上的人都围着她干什么?

“姐姐,你有小宝宝喽”呀,姐姐当娘了,突然间她也好想弄个小宝宝来玩一下,不过她才不想嫁人呢。

“有小宝宝”一时之间心月还反应不过来。

原尘毅亲了亲她的前额,“你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原家的骨血,仰头望天,是她为原家留下希望。

风青子不放心的拉过心月的手把把脉,心月寒毒还在体内,就怕会伤及孩子啊。

“师父”心月担心的看着风青子,师父的表情好沉重,不会她的身体又有什么事吧。

“放心,没事的,好好调息,无大碍”皱起的眉松了松,比他想像中的好上许多。

“哈,哈哈”月心只差没有用耳朵哼气了,而且还直直的对着风晋,左卫右使在一旁看着好戏,当然原尘毅和风青子是没空理她的胡闹。而尘心只是好奇的盯着心月的肚子看,她不明白,小小的肚子怎么可以装得下大大的宝宝呢。

“少得意”真是小人得志,又不是她的小孩,高兴个什么劲哦,风晋一副无救的样子可气死月心了。

在一旁直跳脚。

“姐姐,以后小宝宝出生,这位风大侠只当个路人甲好不好?”最好是小宝宝见都不见他,这种人肯定会把单纯又可爱,天真又无邪的小宝宝给带坏了。

月心的问题可难住心月了,怔怔的僵在原尘毅怀里好一阵子无法开口,风晋怎么算也该叫声师兄,虽然平时没大没小惯了,可终归还是一起长大的,以后的孩子哪能当他是个陌生人哪。而后一想,笑了出来,她这个妹妹也真是的,平时没事就爱给她出难题。下次要是来问她小宝宝出生后把她这个娘当生陌生人也不为过了。

月心哪,就爱记仇。

幸好,来得快去的也快。

“谷月心,你太毒了吧”这种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得出口的,“最好宝宝一出生就讨厌你”

天哪,两个老大不小的人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的了。

原尘毅轻轻松松的将心月打起横抱,回到屋里。有孕在身需要多休息。那两个一时三刻不吵倒成怪事了。

反正也习惯了。

轻轻放下心月,拉高被子盖住她。

心月两眼睁得大大的,她不懂他为什么要给她盖被子。

“我不想睡”白天睡太多晚上会睡不着,虽然最近是爱睡好多,可是睡太多人会睡得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

按下她要起来的身子“乖乖躺下”温柔的声音,却有着不容反驳的强硬“你需要休息”要不然也不会突然之间倒下。

他不想自己随时随地面对失去她的危险。这种风险他担不起。

“可是……”现在睡了晚上怎么办?

“乖,我在这陪你”也确实,原家堡的堡主几乎快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整天在房里陪着夫人不出门见人。

太恋家了。

左卫右使看得都有点怕怕的。

这真是他们的主子吗?

那个唯我独尊,虽疼小姐去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主子。

会不会他们在不知不觉当中早就跟错了主子。

他,只是一个跟主子长得很像的主子。

“啪……”缩在小小的角落,心月的泪已经不知不觉满了面,手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道承受这个碗。

“不会的”口中只能喃喃自语着这一句,一定是她听错了,师父说她得的是寒毒,会传给孩子。

一大早风晋尽责的煮好大家的饭菜还给他准备了补汤,可是太多的汤她一个人喝不完,端起一大碗打算给师父补补身子。

谁知,听到这一句让人痛彻心菲的事实。

原来这么多年师父到处奔波为的只是她的病,她还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身体虚弱了点,还一直以为师父对药理情有独钟才会有药轩,还一直以为师父是爱玩闲不住才会天南地北到处跑。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她,一个深重寒毒的人。

她不懂寒毒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但至少知道不是小病小痛,以师父多年来的努力都无法治好她,尘来到紫枫林后的态度,他们沉重的语气,在在的说明,她得的是他们无能为力的病。

可是她更怕,怕自己这病传给孩子。

师父说。

“寒毒在心月体内时日过久,最近虽有好转,可是还是会把寒毒遗留给未出世的孩子,就算孩子真的出世了,也活不过五岁”

“就算孩子真的出世了,也活不过五岁”

天哪,她怎么忍心将自己的病痛留给孩子。

寒毒发作的苦她没有少受,双手轻轻的抚着丧未变化的小腹,口中再一次喃喃自语“真的只能活五岁吗?”她无法想像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经受得起寒毒的苦哪。

连她一个大人都想在疼痛中解脱。

她又有什么理由让孩子陪着自己一起受苦呢。

“对不起,都是娘不好”才会让你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要离开这个人世。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这种苦。“原谅娘好吗?”

除了娘这里,会有更好的人家在等着你的。

可是,她真的好舍不得。

这是她和尘的孩子。她清楚的记得,尘知道她有了宝宝之后,心情有多激动,他是那么期待孩子的来临。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拿了满手的柴火,这个可恶的风晋,以为他会煮饭就很了不起了,大呼小叫的要她做七做八的。不过,姐姐不好好的在屋里呆在,蹲在这个角落干什么,刚刚还看到姐夫在找她呢。

“没事,累了,蹲下来休息一下”免强的扯了扯嘴角,心知这个借口太过牵强,此时真的没法静下心来想个好的借口。

扔下手中的柴,扶起心月“姐姐,怀了孩子是不是很累的,你要多注意休息哦”一边说一边扶着心月往屋里走去,压根就不觉得正常情况下哪有人会跑到一个角落里休息的。

“心月,你跑到哪去了”原尘毅急急迎上,刚刚在药轩与风老前辈谈到了心月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马上生下孩子,痛心不已的他为了心月决定不要孩子。孩子可以再有,心月可经受不起任何的伤害,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可是从药轩一回来,本该乖乖躺在床上的人儿连个影都没了。

“别担心”伸手轻抚他焦急的脸“只是到处走走,孩子也需要运动的啊”她想多留他几日,现在她和孩子是一体的,一同呼吸,生命的共体,有时候真的很神奇。

“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陪着你去”

“一出来没看到你嘛”小小声的,她不知如何解答,只好撤起娇来。

“对不起”深深的望了她一眼,他从来都没有此刻般痛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连自己的妻儿都保不了,失去了孩子不打紧,连自己至爱的妻都要受到如死般的痛。

“没事的了,下次去哪里告诉我一声好吗”

“嗯”

这样,她就可以找到他了。

本来原尘毅与风青子都以为心月的身体较之前好很多了。

谁知没过两天再一次寒毒发作。

这一次险要了心月的命。

静静的坐在石阶上,原尘毅的眉头已经皱得不能再皱了,风青子站在身后除了摇头也只能再摇头。

这次寒毒发作让心月的身体大不如前啊。

如果再这样下去,要不了两次,心月恐怕……。

天,他真的不敢想。

“原小子,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药泉”晚了,怕是找到也来不急啊,他已经请江湖上的旧识帮忙寻找东海药泉的下落。

可必竞人少力微呀。

“我已经吩咐右使回原家堡,全部出动寻找药泉”可是,东海那么大,一时半会哪有好么容易哪。“我怕,时间来不急”今天心月的病发的太过突然吓坏了大家,更吓怕了他,他真的很怕心月这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如果整个江湖的人都帮忙找的话幸许希望会更大”可惜他的能力不足,江湖上黑白两道总有接触不到的死角。

“整个江湖”喃喃自语,如果整个江湖动起来可以救心月的话,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振动整个江湖。“那么就整个江湖吧”

“原小子……”有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来紫枫林之前,听闻北少林在举行武林大会,推选武林盟主,要号令整个武林就只有当上武林盟主”

“这也确实是个办法”

“少林传言,十五天前上报才有资格参加”大会发即将开始,“若能赶上自然问题不大,可是少林方丈属得道高僧,若要整个武林服我,必须得一他的首肯”

“这不难,老夫马上给你修书一封,少林方丈与老夫当年可也是至交好友,这点面子一定会卖的”

第二天,原尘毅,左卫,连带风晋三人一起赶往北少林参加武林大会。

紫枫林有风青子在他们都很放心。

心月对于他们此行没有阻拦,她很清楚他们去为的是她。

尘一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不做武林盟主,在别人眼中,他也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威严所在。

风晋更是淡泊名利,真有人要他当武林盟主,相信风晋会恨不得灭了那个人。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