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侯府庶女

更新时间:2021-11-25 18:18:53

重生之侯府庶女 已完结

重生之侯府庶女

来源:落初 作者:墨西歌 分类:言情 主角:冬梅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侯府庶女》是墨西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冬梅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重活一世,一定不会再委屈自己。那贪财的舅母算计了母亲全部家当,险恶的继母叫她饱受凌辱,还有那笑里藏刀的姐妹,薄情寡义的渣男。利用她多年又害她惨死。这一桩桩一件件仇怨,总要有彻底清算的那一天。重生来过,贱人在哭,庶女笑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晚上,郑山南就被闫氏找了回来,一回来就在老太太房间里一个劲儿的忏悔。

“母亲,都是儿子的错,儿子不该一时贪心,将田地拿出去做抵押。”

老太太哼道:“你要是真的知道自己有错,就该早早回来控制局面,而不是躲到了乡下去。”

前几日还忍气香声的闫氏,恶狠狠地瞪着郑山南,“我已经把你收集的字画拿出去当了,母亲也拿出来库存的银子,我们凑够了八百两,你说吧,你到底欠了多少。”

郑山南唉声叹气,“我……我当时实在以为手气好,想来个大满赢的,谁知道……”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就说,欠了多少银子!”

“足足……三千两……”

“什么!”闫氏听到着数额,气的差点动了手,“你个败家的,三千两,你竟然赌了三千两……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闫氏大声哭闹起来,把头不断的往郑山南身上撞去,“郑山南,你还是休了我吧!宁可我回娘家去,我也不要背负你这么多债务……”

“我,我也不想这样啊……”郑山南手足无措,前些日子还责骂闫氏,现在自己又犯下这样的大错。

郑欢看这事儿真的闹大了,担惊受怕道:“爹,娘,咱们家到底还有什么银子?咱们不是还有铺子的吗?”

老太太命人找来算盘,仔仔细细的清算了一番,“加上铺子的盈利,我看咱们也顶多拿得出一千五百两。”

“啊!‘郑欢吓坏了,“那怎么办啊?这件事会不会被王家知道?我的亲事会不会……”

“这根本不够啊,母亲,欢儿哥哥在京城书院念书也要花钱,母亲,咱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郑山南实在没有法子,最后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翻了翻柜子,“我还有些首饰,估计能当了几百两,勉强凑个两千两。”

“两千两……那就是还差一千两了。”郑欢手足无措间,视线落在了站在不远处的聂沉俞身上,突然跑过去抱住她,“表妹,表妹,我知道,你那里有很多首饰。你一定有办法帮帮我们的,求求你了,你帮帮我们吧!”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聂沉俞。

闫氏低下头,“沉俞,以前都是舅母对你不好,现在郑家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沉俞。”郑山南拉下脸来,“看在我们收留你的份上,你也该……”

“我没钱。”聂沉俞推开了郑欢,躲开了郑山南迫切的视线。

“怎么可能?你明明有那些首饰的。”郑欢气急败坏的叫起来,“上次你分明拿回去了自己的首饰,你怎么能说没有!”

“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那是月阑留给沉俞的。”老太太沉声道:“你们不能打那些首饰的主意!”

沉俞从京城来到青州,三年来侯府不闻不问,沉俞将来会是什么境遇,老太太并不知道。作为外祖母,她还是要给自己的外孙女留条后路。

“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聂沉俞站出来说道:“我的首饰已经拿出去当掉然后叫秋瑟去经营些生意了,现在,还没到盈利的时候。”

她看向老太太,“外祖母,你对我有养育关爱之恩,这个恩情我一定会报答。所以,我想知道,舅舅到底欠了哪家人的银子,我倒是愿意出面谈判。”

“呵……”郑欢冷冷的嘲笑一声,“谈判?你以为你是谁?你是皇帝的女儿吗?你不愿意出钱就罢了,装什么!”

“我愿意去谈判,说明我有我的办法。表姐要是不需要,就当我没说好了。”

聂沉俞并不生气,只是带着秋瑟转身往外面走。

“等一下。”老太太突然伸手叫住她,神情复杂,“沉俞,外祖母信你,山南,你就带着沉俞过去谈判。”

“是。”

郑山南报着最后一丝希望,叫了套了马车和聂沉俞出了郑家。

闫氏和郑欢退出门去,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刘妈妈有些担心,“老太太,您真的觉得表小姐有这个能力?”

老太太目光幽深,似乎在思考什么,“你可发现,自从那次高烧之后,沉俞变了很多?”

“是,表小姐好像变得沉稳内敛有手段多了,上次大NaiNai私藏银钱的事她就了解的清清楚楚。”

“嗯。”老太太点点头,“我想沉俞,一定是真的有法子。”

经过对郑山南的盘问,聂沉俞了解到,他是跟青州府上赵家儿子赌博,将田产输出去的。

于是,当天晚上,直接到了赵家。

赵家是青州大户,宅院气派,到了门口,先由管家进去通报,才能知道能不能进门。

赵家正厅里,赵家家主和几个儿子正在商谈正事。

管家匆匆进门,“老爷,少爷,外面郑山南来了,说是有些想跟老爷谈谈。”

“哈哈,郑山南那个家伙还求到咱们家来了。”赵家次子哂笑道:“一定是因为输给我田产的事,不见不见,让他们回去吧。”

“可是,少爷,来的不止郑山南一个人,还有聂家的小姐。”

“哪个小姐?”赵家家主放下账簿,无意问道。

“是安定侯的女儿,三年前来到青州的,听说是在京城出了事的那位。”管家答道。

“哦,叫他们进来。”赵家家主笑道:“几年前这位小姐的事迹可在京城传遍了大街小巷的,我倒是有兴趣,想要见识见识。”

“是,老奴就叫他们进来。”

得了家主的同意,管家把郑山南和聂沉俞带进了门。

郑山南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没有丝毫气势,反而格外心虚和胆怯。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聂沉俞,挺胸抬头,落落大方。

这情况,让赵家家主略有些惊奇,不禁对聂沉俞高看了几分。

“山南兄,聂姑娘,快快进来,不知道深夜到访,所为何事啊?”赵家家主笑的一脸诚意,一点都不像是会命人抢夺田地的人。

聂沉俞瞧了那赵家家主一眼,虽然满面笑容,但那笑容根本达不到眼底。她心里暗暗道:果然是商场的老手,明知对方是来求他的,可也不会摆出一点架子。因为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一点,在前世看着渣男恶斗兄弟的时候,她就看的清清楚楚。

“赵老爷既然问了,那小女子也就开门见山了,小女子和舅舅是为了田产一事特来跟赵老爷谈谈合作的。”

“合作?”赵家家主微愣,是合作?不是求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