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不得与君见白头

更新时间:2021-11-25 18:13:30

不得与君见白头 连载中

不得与君见白头

来源:落初 作者:烟尘书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英杰 人气:

《不得与君见白头》作者:烟尘书,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姐英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应比翼双飞并白头,只因权谋算计劳燕飞原以聪慧多了筹谋,祸临方知误抽身生而为复仇,活而为相思不得与君见白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纾在家中听得自己已入殿选之列。心情着实苦闷。看见今日天气晴好,就拉着兰儿去城西湖边赏荷。

白纾倚在栏边,虽是水载画舫,杨柳牵波的美景。但是白纾想到嫂嫂在宫中受苦和皇宫的种种事,心中烦闷。真心的不想去宫中,虽然听父亲说当今皇上年轻貌俊,但是自己的心性随了三哥的倔不想与她人共侍一夫。

只是我入宫中。一来家中有事可以多多照拂,二来我要是去了说不定嫂嫂能早日回来。三哥平时最疼我,若是真能这样就好了。可是这是我一辈子的大事真的就要淹没在这宫墙深院里了么?

心情刚刚释然。看见前面亭里有人在作画,禁不住的好奇去看。是个风采翩然的少年正在画着湖光山色,只见他运笔飞快。着墨浓淡相宜不多时半池荷花跃然纸上。

白纾不禁赞道。先生果然妙手。

那少年画的太过投入,听得白纾了赞一声好,吃了一吓笔就在这荷花瓣上就多了一笔。

白纾看得急忙道歉。是我不好。吓着你了。好好的一幅画让我给糟践了。

少年看白纾急的脸上通红,笑道。

无妨,无妨。小姐不必挂怀。说着就拣了细笔将刚才多出的一笔三描两画一只蜻蜓跃然纸上。看不出一点破绽。

白纾看得心中叹服。公子正是丹青妙手。不知是那里高就啊?

在下陆明阳,不才刚刚入选宫中画师。

公子妙手果非凡品。

小姐谬赞了。如果小姐喜欢这幅画就送给小姐。还望小姐笑纳。

白纾本是性格爽直之人。也就不客气收下了。

只是我收了你的画,怎好不还礼。我哥哥白缗书法了得。若是先生喜欢字。改日我叫我哥哥给先生好生写上一帖。你到我家来取。

兰儿轻轻的拉着白纾的手,小姐,你是宫中采选的人,不宜与陌生男子多说话。白纾不满的看着兰儿。噘着嘴不高兴。

陆明阳听完白纾的话却是呆在了一旁。又慌张的问道。白缗。可是城东白家?

是啊。

那可是你哥哥白缗娶的信侯府小姐尹淞宸。

正是啊!我哥哥乃人中翘楚。我嫂嫂也是不可多得的才女。不过。。。说到这里白纾难过。

不过什么?陆明阳心急。

不过我嫂嫂现在人在宫中,不知何时能出来呢?说到此处白纾脸上又是不大高兴了.

陆明阳又是追问,白纾就将事情原委慢慢道来。陆明阳听得心中直叹。眉头都快打成结了。

兰儿看白纾说的兴高采烈。在看更是人来人往,心中着急,拉着她的衣袖。白纾看着人流渐渐多了起来。也是不好意思。就起身告辞。

我先走了。这画我也拿走了。你若是想要字就来我家取。白纾满眼的期望。

陆明阳满脑子都是方才白纾所说的话。心中早就乱了方寸。匆匆辞别了白纾收拾了画具回家了。

回到家中,派小厮打听。回来说的果真和白纾说的一样。登时火上心头。回想那时在侯府中的短短相遇。再想到淞宸在宫中受苦心中难受的紧。自己不多时就要进宫了。定要见上小姐一面,一伸援手。

这时候陆母进屋。见陆明阳一脸正色。阳儿你在想什么呢?

母亲。没有什么。

陆母拿出手中的画像,这是前些天给你物色的那个女子。今天给你看看画像。你若是定下来,娘就去给你合婚打算下聘之事,如今你选进宫中做了画师,再娶了亲。娘就彻底放心了。

陆明阳向母亲长作一揖。儿子现在还不想娶亲。想在宫中稳定了些在说婚嫁之事。请母亲成全。

你这孩子,前些天还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卦。究竟是怎么了?

没有,儿子只是这些天都在想这事,还是感觉等等好些。儿子想在宫中有些声名在想娶亲之事。

你。。。罢罢罢.这孩子。那就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母亲。我初到宫中一时人生地不熟想着多备些银钱打点上下。希望母亲给我备一些。等到儿子领了月俸必定多多孝敬母亲。

你这孩子,我都给你备好了。既然如此说那母亲就再给你备一些。那好你继续看书吧。我回去了。

谢母亲,母亲慢走。

陆明阳想着不仅自己入宫了需要打点。淞宸小姐在宫中也是需要些银钱上的使用。多备些总是没错。想到此处心中一边高兴能得见淞宸。一边又是想着自己能是个什么法子让淞宸脱困,自己今生无缘与小姐共结连理。但也希望她可得一世安宁。自己尽全力也要帮她。

皇上每日除了处理政务,也想着如何能培养自己的势力。想着生人不放心,熟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参与的事情多了难免的生出异心来。想来想去想到了李迦。这李迦本就与自己志趣相同也是聪敏的人。自己找他回来给自己办事。而且他在宫中贤王叔就不会是隐患。还有自己母后家的人。虽年长一辈被父皇放出京城。可是像是薛谦之辈的年轻可以好好培养。为自己所用自己母后的人用着比秦家的人可踏实多了。说着就火速的遣人宣旨召回李迦。擢升薛谦任礼部侍郎一职。

这几日淞宸都在想着有个什么机会能向太后卖个乖。让她高兴了放自己出去。吃过午饭正在房里犯困。一个宫女急忙的跑过来。淞宸姐姐。你快到院子里去,皇后娘娘找你呢。

皇后娘娘?淞宸也顾不得多想整理了衣裳就跟出去了。

看到皇后娘娘在园中前呼后拥的黑着脸,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见过皇后娘娘。

小奴婢,你来宫中多长时间了?皇后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回皇后娘娘,已近一年。

想必这宫中的规矩你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有人向我告发你,私藏宫中的物品。

奴婢没有私藏啊。奴婢没有。淞宸嘴里否认心中却想起了前些时候环儿送来的东西。心下不好。

多说无益,来人啊,去给我搜。说罢宫女们就奔向住所,把屋里翻得乱七八糟的。正这时惠孝公主过来给太后请安。看见跪着的是尹淞宸,问明情由就站在一旁看热闹。

宫女把淞宸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皇后一件件的看去。脸上渐有笑意。

这些都是什么,这难道是你侯府自己带出来的?难道你侯府逾制使用皇家器物。然后把东西一件件的扔下淞宸面前。

不是的,奴婢一家万万不敢。

皇后拿起白缗送给淞宸的洛神赋。看清了是白缗的字迹和印鉴。本来生气想撕了,但是想到惠孝公主在身后故意大大的打开来。都知道你是个才女,可入宫来还附庸风雅,若是这宫中的宫女个个都学你。还有谁尽心侍候了?

惠孝接过这字看了看。想起自己放在殿中的白缗的字,也认了出来。无名的妒火中烧。将字摔在了地上。淞宸见了慌忙收在面前。皇后见惠孝生了气好不得意。

东西现在都在这里你还要抵赖。看来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招的了。采莲给我狠狠的打。

采莲忙不迭的出来抬手就是两个清脆的巴掌。淞宸的脸登时就红肿了起来。

住手。众人看去是太后,就纷纷请安。

皇后在我宫中大打出手意欲何为啊?

皇后微微的低了低肩膀,母后容禀。有人向我告发说这个贱婢私藏宫中器物,我想着肃清宫闱,也不想让这小事打扰了母后。就先行处置了。

私藏器物?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母后你看有绸缎衣裳还有金笺纸件件都是御用。我想着即便是太后您赏的。也不赏如此多的东西吧。况且我还听说这贱婢每天晚上都有御膳房的东西送过来。这个太没有规矩了吧。

太后听了皱皱眉。你说究竟是不是你偷的?

母后还问什么啊?这样的贱婢定然是手脚不干净的。要打在身上才能说实话。惠孝心中憋着火总想着借机发出来。

太后明察,奴婢没有。奴婢,奴婢的东西都是惠端公主所赐的。淞宸万万不能说出来是皇上送的。否则不仅自己永无出宫之日而且家中也会受到牵连。

骆昭容对我多有怜惜。让惠端公主给我送的。因怕连累公主刚才才没有说的。

太后听完脸色到是缓和不少。皇后却不肯罢手,你撒谎明明就是。。。采莲见皇后要说漏了。连忙扯了扯衣袖皇后会意才戛然而止。

那既然如此采莲速速派人去请惠端公主到上阳殿来。

母后。外面太阳热,您回到殿中等着就行了这事让皇后娘娘处置就行了。惠孝怕太后插手此事就忙催着太后回屋。

好吧,你们也都进来吧。

皇后撇撇嘴对着淞宸说,你在这里给我好好的跪着,等这事明白了。再来处置你。若是有半句虚言,我定不轻饶。

惠端见小宫女来请,又不说什么事情,便问都谁在太后殿中。小宫女照实回答。惠端想着有皇后在,这小宫女口风又是如此紧怕是不是什么好事,打了几分精神。跟着来到了上阳殿。走到院中看到淞宸跪在地上,身边散落着不少的东西。淞宸眼神有话。惠端心中明白了一些。进殿里依次行礼。

不知皇后娘娘找我前来有何事啊?

惠端我来问你。尹淞宸的东西是不是你给的?皇后直截了当的问想给惠端一个措手不及。

是啊,是我送的。我见她在宫中多有不适,想着原本是小姐的身子,也是可怜。就常送些东西给她。然后跪下向太后认错。

太后恕罪,是惠端不懂事也没有向太后您禀告一声。请太后赎罪,念在惠端年纪轻不懂事。饶过惠端。下次绝不敢再犯。说罢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太后。

惠端在宫中本就人缘颇佳。太后宫中自从惠孝及笈之后除了日常请安少在宫中说话,倒是惠端多来玩耍,太后也就怜爱惠端,现在惠端又是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哪里忍心责备。

没事,没事。你们算起来也是表姐妹多多照顾也是应当的。只是以后办事要多多注意。既然是误会就散了吧。让外面的起来吧。

惠端起身再向皇后谢罪。惠端年纪小不懂事,此事还惊动了皇后娘娘,还望娘娘宽仁大量别责怪惠端。

皇后看到惠端把事情全都担下来了。自己也不能把逼问小何子的事说出来。也只好勉强的笑笑。既然是这样,说清楚就好了。

是的,谨记娘娘教诲。

惠孝见淞宸无事,心中不舒服。

虽是误会一场,但是这奴婢确实在宫中写些什么情诗暗词,长此以往岂不是坏了风气。

太后转过头淡淡的看了惠孝一眼。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罚她两个月的月钱。在去濯涤所洗三天的衣裳吧。算是惩戒。惠孝听了有罚心中也好受很多。

惠端啊。以后做事要多多小心。自入宫以来皇后前前后后的忙活了不少的事。可别再给皇后娘娘添麻烦了。说罢斜着眼看了皇后一眼。自入宫以来。太后也是多有不满。希望皇后明白话中之意。

谁知道,皇后听都没听直接起身行个礼就告退了。

惠孝惠端将太后扶回内室。来到院中找淞宸。

这事情清楚了就好了。罚你两个月的月钱,一会儿动身去濯涤所洗三天的衣裳。以后要注意谨言慎行知道么?

奴婢知道了。淞宸看看惠端,见惠端轻轻的点点头,心中放下了大半。

惠孝看着淞宸拿着那贴字,心中不满。吩咐宫女把那些东西全都收走。小宫女上手抢字。淞宸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肯松手。

公主开恩,别的东西都好。这是奴婢丈夫送给奴婢的唯一念想之物,请公主开恩啊!

你这奴婢不知好歹,罚你就是为了不让你留着些东西败坏宫中风气。来人给我抢下来。

小宫女抢的更凶了。淞宸那里肯撒手。争抢中就把字撕成了两半。淞宸一见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了。小宫女捏着半截的字也不知如何是好。有宫人来来回回的走,惠孝也怕有失体面,就拿过半截字扔在淞宸身上。

你便留着吧。你这样不听话的奴婢下次再有错处,定要加倍惩罚。然后一甩袖子走了。

惠端看在眼里也不能拦,只怕惠孝更生气。见惠孝走了忙扶起淞宸。

姐姐受苦了。我送你去濯涤所。淞宸谢过公主,将字收好。然后一路上将事情跟惠端说个清楚。惠端摇摇头想必皇后一定是知道是皇上送来的。才回来找你麻烦。皇上贪恋姐姐美貌之事我也略有耳闻。以后怕是皇后和惠孝公主都不会放过你。姐姐自己要多加小心才好。

恩,我知道了。多谢公主。

濯涤所的活计十分的繁重,腰酸背痛不说,三日不间断的在洗衣服,双手在皂角粉,香料和水的浸泡下早已肿的不像样子,再搬搬抬抬的就被划伤了。早没了往日玉葱般的纤美。终于捱过了这三日,回到宫中本是多有和善的小宫女也都个个换上一副冷面。天气炎热外加在濯涤所受的寒气袭扰。来回走路脚下都是软绵绵的。手脚冰凉的发着烧。

翠平吩咐她去给长青殿给六皇子送东西。淞宸拿着东西往长青殿去越走越觉得头昏眼花。影影绰绰的看着人走过来。本想求救,但是没等喊出声来。就倒在了地上。

等到在醒来。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宫里。有个面生的小宫女端着药正在一边晾。着看见她醒了忙喂了进去。然后扶她坐起来。淞宸本想道谢,但是小宫女让她靠好以后就出门去了。

不一会就见到皇上和六皇子进来了。吓得淞宸马上下了地跪下请安。

皇上见了忙扶她起来。你快点起来吧。身子不好就不要这么多规矩了。今天幸亏是朕和六皇弟在路上看见了你。要不你且要在地上躺上一会呢。

多谢皇上,六皇子救命之恩。奴婢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既如此奴婢就告退了。

皇上脸色不佳。你这奴婢怎么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难道朕还能吃了你不成?

六皇子笑道。皇兄乃是天子。这小宫女见到你必然是又敬又怕的。难怪的拔腿就走呢。

你这个小人精啊!皇上被逗的笑了。

刚才太医说你是身子虚受了寒症。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的手怎么伤痕累累的?

回皇上,是奴婢犯了错。被罚到濯涤所三日。奴婢身子虚才受的风寒。

什么错?

是奴婢用了一些不合规制的东西被皇后娘娘发现了。所以受的罚。

皇上听了心里明白了。小何子从皇后宫中回来就把事情说了。想必这皇后定是找淞宸撒气去了。看着淞宸唇色发白,一脸病容。心中自责不已。

原来如此。六皇弟啊!这小宫女也是可怜让她在你宫中歇一歇,然后你在叫个人送她回去,别叫人问罪于她。

皇兄放心。

好的。那朕就先走了。

恭送皇上。见了皇上走淞宸的心才放下大半。六皇子起来扶起淞宸。

多谢六皇子。

你不必客气。我知道你,你的相公是白缗,那是我的伴读先生,先生才华横溢。文采斐然。我心中是叹服不已。你们的事我也是略有耳闻。以后若是有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我会尽力帮你也算是报答先生的指导栽培之心。

淞宸谢过,吃了点东西,歇了一刻。就带着太医开的药。由六皇子身边的公公送回去了。跟翠平说明了情由。回到宫中歇息。翠平见着这小姐虽然是受了罚但是稍使手段就惹皇上百般可怜。还是不能小视的。正巧这明后天宫中大多跟着太后去选妃。就许了淞宸两日的假在屋里休养。

白纾在宫门口下了车。看见另一边的门口一群人也在排队接受查验。里面竟然有陆明阳。想着他说过是入选了宫中的画师。想必今天也是画师入宫的日子。想到以后再宫中也能见到他,一边高兴,一边想着若是自己真的进了宫与陆明阳之间那就再无可能了。正略有伤怀,就被老宫女催着排着队进了宫。

殿选的人数颇多。一遍遍的看得皇上直揉眼睛。看着这些姿色平平的人想着淞宸更是心烦。过了好几批都没有一个看中的。就先跟太后告了一会儿假到花园散散心。

众人见叫停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乱窝窝的在说这话。大多是找那些熟稔的人做个姐妹许个依靠。

白纾熟识的人都不在。自己孤零零的在地上撇石子玩。看着皇宫中景致不错就跑到一个池子旁边打水漂玩。

皇上好远的就听见那个待选的宫中窝窝的乱着,心烦就避开往桐花林中去看景。等到反身回来看见一个女子在打水漂一连中了好几下。倒是怀念起自己小时候那为数不多的玩乐时光。看那女子妆容素雅。绛紫色的外衣衬得越发的白皙灵动。不觉青眼有加。

皇上回到殿中。甄选继续。终于到了白纾,白纾本来站在第五位,但是第五位是皇上的正眼前。一下子就被一个纤长的手拉到了队尾。白纾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亏得被身前的妃色衣裙女子拉住手臂才没有倒地。

前面拉人的女子看到没看白纾一眼,就对着公公大喊起来。我姐姐的话难道公公没有记下么?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么?

那个领头的公公小心的赔着不是。然后恭恭敬敬的领着往前走。白纾整理整理衣衫向那前面的女子道了谢。那妃色衣裙女子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也没有多说什么。

到了殿中,白纾生怕选上想着站在边上也好。就一直低着头。一会的就看那个骄横的女子和拉住自己的女子都被选中了。心中高兴着一列九人中最多可以选中两三个人罢了。自己可是能出去了。

内侍见两人都选了。就要领着人要走。

皇上开口。等一下。那个穿绛紫色你抬头给朕看看。

白纾一瞧就自己穿绛紫色衣服,心中失望也不的不遵命抬起头来。皇上看着是那个在池子边上打水漂的女子。就也点了她。内侍小心的提醒皇上。

此列众人已有两人当选。不宜再有第三名。怕是后面的几位。

皇上听了生气,但是前面选的两人一个是皇后的表妹一个是太后家的人,都是不能选下去的主。就看着太后说。

方才好几列都没有什么看的上眼的。偏偏是这个九人中三个都是朕喜欢的。母后你说这规矩是后宫的规矩不假,但是这。。。

太后看着甄选已经过半也才看上五六个人。想着反正自己家的人已经选上了。就让皇上遂了心意,省的没事总把眼睛盯着那尹淞宸。就说。

皇上是天子,皇上喜欢的就行,就当这个女子是前一列的人选。把名字记下来吧。

那骄横女子和那女子都看了白纾一眼、默默没有做声。

白纾心里叫苦不迭。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登时划花。回家路上心中闷闷不乐。在宫门口看着适才帮自己的女子就上前道谢。

多谢姐姐方才搭救.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那女子还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叫林臻。

哦。你可是太后家的人?

你怎么知道?那女子的脸上终于有些表情了。

我方才见太后娘娘对你不住的笑。还有领着的公公也是对你尊敬有加。那你可认识薛谦?

薛谦是我表兄。你认识他么?

他常和我哥哥一起玩。

那你是?林臻这才认真的开始打量起白纾.

我叫白纾。我爹是翰林院大学士白圣林。

哦。那白家三杰说的就是你的三个哥哥了?

正是。

听说白家三杰个个都是风神毓秀文采斐然的人才,今天见你看来所言不虚。

白纾不好意思的笑了。姐姐过奖了。我是个性子贪玩的人。以后若是在宫中枯燥了。就去姐姐宫中玩,希望姐姐不要嫌我烦就好了。

林臻想着多个人也好,就点点头。两人到了宫门口就看见刚才那个骄横的女子在打骂奴婢。

白纾看着心中不悦,林臻说。妹妹入了宫要小心招惹那个女子。那是皇后娘娘的表妹。

多谢姐姐提点。

那骄横的女子看见两人过来,也走过来跟林臻打招呼。

见过妹妹了。以后你我二人常在宫中要多多帮扶才是啊!然后到白纾这里看都没看一下。林臻微微的点点头,冷冷的说。

姐姐富贵荣华。貌美如花以后必定是要青云直上的人,在这里先行恭喜了。那女子听得十分受用。笑着说。我叫陈凤。妹妹是太后家里的人。以后我定会多多照拂妹妹的。

那就谢过了。姐姐没事那我就先走了。林臻真是看不惯那一付样子。就拉着白纾离开了。

白纾在家里收拾东西。看到那副荷花图。展开看看又浮现了陆明阳的影子。

陆公子今生无缘。但愿你能觅得良缘。此生和乐。

凌晨惜别之时。除了叮嘱,白缗又是一番托付。

在宫中要多多的照拂你嫂嫂。俩人一起想个法子早日让你嫂嫂出来。这里是我写给你嫂嫂的一封家信。记得转交。

哥哥,你这嫂嫂的说的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话说的白缗不好意思。给妹妹拿着包袱送到了轿子上。仿佛是一年前自己送别淞宸的样子.

淞宸听小宫女说白纾入选了,心中又悲又喜,喜的是有人为伴,悲的是宫中人心诡诈之地。必然要和白纾走到一处互为辅助才好。

等到新人到太后宫中请安的时候,淞宸远远的看到白纾一身素雅的在队伍中并不出挑。心中很是高兴。白纾见到了自己也很是高兴。直直的盯着看,差点没有跟上众人的队伍。

每日都有内侍向太后禀报皇上的饮食起居。淞宸听得白纾得皇上宠幸后封为白才人,举居紫宸殿。平素恩宠和其他众人平分秋色。只是地位虽低了些,但皇上赏赐总是最多的。又知道她是与太后家的林昭仪住在一宫,关系极好。自己便在这几日把金银首饰全部都散了出去,打点各宫的宫女也联络了尹家女眷为自己所用。以求白纾在宫中耳聪目明。等安排好了一切就来到太后宫中。

见过太后奴婢有事相求。

说吧。

奴婢家中小姑就是现在的白才人在宫中侍候多日了。奴婢斗胆求个恩赏,准许奴婢去白才人宫中看看,打听家中近况。

哦,我想起来了。那白才人确实是你的小姑。既如此你就去吧。宫中的事情要是做完了就多留一会吧。

谢太后恩典。奴婢告退。太后看着淞宸想到她入宫已久,尹家送来的女眷也很是稳妥。既然有白家女子入宫侍候。皇帝在新宠旧爱之间已是应接不暇自己也就不用留着她了。免得皇上什么时候在见了她,又起了念头。等到冬日老宫女出宫之时便放她回去。

自己虽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致使人家夫妇劳燕分飞已经是阴德有亏了。说着口中念念有词,又推了几粒念珠。

白才人正在自己的宫里和林昭仪闲话,听宫女说有太后宫中的人求见。想到应该就是淞宸,便急忙去门口迎。到了宫中将林昭仪介绍给她。

嫂嫂快见过林昭仪。淞宸赶忙行礼请安。

昭仪姐姐,这是我三哥白缗的夫人,名叫尹淞宸,现在在太后宫中侍候。

林昭仪扶起淞宸,仔细打量。原来你就是尹淞宸,我在阁中就听到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亏得你嫁人了。若是在宫中,我们这些人只怕是要红颜孤老了。

昭仪过奖了。昭仪娘娘在新进宫的妃嫔中位分最高的。以后白才人还请娘娘多多照拂。

这是自然。既如此那我就先走了。也不扰你们姑嫂叙话了。不用送了。

林昭仪慢走。

白才人见林昭仪走了。马上叫人关好了宫门。拉着淞宸到里屋说话。

嫂嫂消瘦了许多。要是哥哥看到了定要心疼死的。

我现在还好,这宫中已经适应了。你哥哥怎么样?身体可还好?精神可还好?

你和哥哥当真是天生的一双人。问到彼此都像那个雀儿似的问个不停。白才人一边取笑淞宸,一边拿出白缗的书信交给淞宸。

哥哥一切都好。这是哥哥的家信。

淞宸赶忙接过来,向灯火处挪了挪。

淞宸吾妻:

家中父母长辈均安,为夫身健,药石勿扰。精神亦佳。

只是心中系念于你。宫中虽危但吾妻聪敏,定可逢凶化吉。为夫念你万安。早日出宫团聚。纾儿入宫虽灵巧有余但谨慎不足,吾妻在宫中虽诸多不便但要多多提点,互为扶助。

为夫思念成灾,见信望回,以慰相思。愿吾妻身健保重万千。

夫:白缗字

淞宸看完又是高兴又是红了眼眶。马上在白纾处用了笔墨回信。

少卿吾夫:

夫君万安。为妻在宫中安好勿念。

纾儿入宫荣宠平常,乃是吉兆,不惹祸端。为妻在宫中定然设法为纾儿筹谋安稳。现江山已定。太后戒心已除。想必稍待时日便可返家。为妻设法博太后欢心早日与家中团聚。夫君代我问父母兄长安。多多替为妻侍奉双亲。儿媳身在宫中不能侍奉在侧,万望恕罪。宫中日长,多亏夫君墨宝,方的以慰。

夫君安好乃是为妻头等大事,万望保重自身。待妻归家重续前缘。

妻:淞宸字

淞宸恋恋不舍的放下笔,将信收好交给白纾,

你看个方便的时候就给你哥哥送去。白纾接过来稳妥放好。两人才谈起来。

白纾拉着淞宸的手,嫂嫂你走以后家中与我说话解闷的人就少了。我很想你呢。

我也想你啊。你个鬼灵精来到这宫中定是闷得不行的。不过纾儿,嫂嫂也要叮嘱你一番。你现在位在才人荣宠也是平常。这样最好。望你尽早为皇上诞下皇女,方保一生无虞。

难道不是诞下皇子更加荣耀?白纾一头雾水。

我的傻纾儿,皇子当然好。但正宫皇后有嫡子,皇子终是引人忌惮。所以诞下皇女才是安身立命的最佳之法。且你并无林昭仪陈昭容一般的后台。你的位份最高只可在九嫔之列。这四妃之位,即便是有机会也不可轻易攀附,居高恶寒也是这个道理。家中不要你荣耀位尊。只求你一生平安。你可明白?

纾儿明白了。

还有今后宫中多与林昭仪交好,太后势大,这林昭仪看来也是个聪慧的明白人。若我不在身边。力有不逮之处,就向林昭仪请教。万事不可强出头自保为上。尤其是皇后娘娘和陈昭容生性跋扈,若有言语行动上的冲突不可与其争一时之长短。秦家势大皇上亦要存三分薄面。若惹了她们,怕是就连皇上也不能说什么。

另外在皇上面前万不可提及我。或是皇上向你提及我也要将话头岔开,我才好早日出宫与你哥哥团聚。礼仪尊卑之事也万不可落人口实。还有宫中的惠端公主与六皇子与你哥哥和我都有些人情相关,是上佳的好人。至于惠孝公主要多多留心。

白才人点点头。嫂嫂事事明察,此番叮嘱我定会谨记在心。纾儿有事也定会先知与嫂嫂的。

如此甚好,以后记住在外千万不能称呼我嫂嫂,就随林昭仪叫我宸儿即可.我也会时不时在太后面前为你进言。时候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记得有事千万来找我。

好的,嫂嫂保重。

淞宸回到住所心中甚是欢喜。这一日不仅见了白纾,而且终于收到少卿的家信想着又看了一遍白缗写的信,掩不住的喜色。

太后在淞宸走后在房中想着自己把林昭仪和白才人放到一处甚好,这宸儿若是帮着白才人出谋划策,以臻儿聪慧必然可从中渔利。到时她一走,白才人若是安分的,可保她平安,若是不安份的自己整治一个宫嫔还不容易。

秦家朝廷势大,不能拖累皇儿分心对付后宫。有如此左膀右臂对付皇后的人就不用我费心了。想到此处不觉得意微微笑了一下。

太后又打听了这几日皇上侍寝的情状,陈昭容和白才人甚得恩宠其余人则是平平。这样的话只能是让宸儿去林昭仪蓬莱殿宫中侍候,这样可把皇上引向蓬莱殿。这奴婢虽是家道中落但是德行还是不错的。这段时日皇上虽频频来,未尝有丝毫越矩。等到冬日一到放出宫就是了。想到这里叫刘公公叫了淞宸过来。

淞宸见礼。

太后道。现今宫中添了不少妃嫔,这上阳宫的奴婢也够使唤的了。我准备给各宫都分点奴婢过去,省的在要人来,耗费银子。你和钏儿去林昭仪的蓬莱殿侍候。让松儿和冰儿去白才人的紫宸殿侍候。正好两宫相近你也可以多多与白才人相见。一会你们收拾东西。让刘公公带着你们去吧。另外现今时机成熟,哀家感念你平素伺候得宜,不忍你在劳燕分飞。你在准备登册冬日老宫女出宫之时你就一起出宫去吧。

淞宸听到这话喜出望外。千恩万谢,便起身回去收拾东西。回到屋中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心中自然是高兴的。自己出宫指日可待。只是既然去伺候那不如让我直接去纾儿宫中岂不更好。哎。。。想这些做什么反正纾儿和林昭仪两宫相近,自己随时都可看到纾儿。越想越开心,收拾好东西后就找到刘公公准备前往,临走之时,看到翠平一干人等正在门口伺弄花草。略一思量就将包袱中的首饰留了几件应急,其余的都包好过去给了翠平。

现在我要去别的宫中伺候了,这些首饰就算我多谢姐姐平日照拂。

三人面面相觑,推辞了一番。

淞宸将东西塞给翠平,你就收好吧。以后说不定还要姐姐多多照顾,常来常往。

三人看见布袋里都是上好的珠翠宫花也就不推辞了。

姑娘这样说我等就不好说什么了。以后若是有事言语一声就好了。多谢你了。淞宸客气了一下。就跟着刘公公去了蓬莱殿。

进了殿中向林昭仪请安。刘公公道。

林昭仪,这是太后赐给你的奴婢,若是有什么其他需要的您在跟我说就是了。

谢公公了。林妃称谢了。叫了声平儿。平儿赶忙拿了些银子给了刘公公。刘公公接了银子高兴的走了。

林昭仪让平儿带着钏儿出去了。自己上前拉着淞宸的手。说道。

在那个宫里都是一样的。白妹妹没事就经常来,以后我也多多带你去紫宸殿那里,咱们年岁相仿都差不多。不用拘谨,以后你就和平儿一起在我身边侍候着。

多谢娘娘垂爱。

好了,一会儿我们去紫宸殿走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