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仙域偏科生

更新时间:2023-02-01 06:43:36

仙域偏科生 连载中

仙域偏科生

来源:落初 作者:妙笔点烟 分类:玄幻 主角:夏木王竹 人气:

《仙域偏科生》是妙笔点烟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仙域偏科生》精彩章节节选:修真界大变局背景下,两次穿越者夏木被身体原主人同化,拥有开挂资质,却在修行正统上严重偏科,还被其师下了恶心禁咒。他被逼无奈,只能剑走偏锋,开辟了前途未卜的修妖之路——身被同化?没事!另辟修妖道行被禁咒?怕毛!腹黑劝自招非议修妖?无畏!只要她安好仙藐神弃?滚啊!自在凡尘笑尔虞我诈?无知!山岳何曾倒霸业王图?何苦!终是空碌劳斩身炼书?虽疼!岂讨长生巧天地病患?看我!且以十境疗我是夏木,这世界,我让它变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磊上位匆忙,明显有莫恨天推手,本来就有人不服。

只是担心莫恨天留有后手,这些人敢怒不敢言罢了。

如今仙器已经失效到一个节点期,就算个别未受影响的,也轻易不敢动用。

在乾丰宗多达近百位太上中,总有那么些个,开始蠢蠢欲动了。

尤其是那些飞升无望,只好将余生重心从长生转移到名利和享受的如楚天舒之流,更是急不可耐。

在外人看来,谢磊必须服众。

而这次意外,恰好为他服众,创造了一定的条件。

没人相信林可怡能活着从试炼区走出来。

如果她能安然无恙,只能证明一件事,谢磊做得到不进入试炼区,依然能插手其间的争斗!

这可是上古仙阵,能做到这一点,只能有一个解释——莫恨天留给谢磊的底蕴,依然碾压着整个乾丰宗!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谢磊敢放手施为,不可能凭借随时可以被屏蔽的所谓BUG,就敢夸下海口。

他的自信,源于莫恨天。

这位仙使甚至预见到了仙器失效,以及动用仙力会遭到天劫轰杀,又怎么可能不做防备?

不说其他,仅凭莫恨天给林可怡留下的这根看似寻常,表面上被命名为怒神鞭的灵宝,其实是祝融鞭。

这可是货真价实能排在仙域前三的道兵!

为了解决谢磊的后顾之忧,莫恨天留下的,又岂止是一根祝融鞭。

至少要窥探大阵里面的详情,以及关键时刻捞出遇险的这几个菜鸟,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

这才是谢磊有恃无恐的最大本钱。

可惜谢磊对莫恨天的信心,实在是过于盲目了。

这真的怨不得他。

任谁知道莫恨天的真实身份,都无法相信,这个可以推衍未来的大能,居然也会漏算。

而这种漏算,估计是圣帝毕洛亲至,恐怕也只能感叹命运无常,天有定数。

……

弟子传送落脚处有一个安全区域,可以防止妖兽感知和窥探。

试炼之地,必须考虑这一点。否则传送过来的弟子直接就被抛入妖兽窝,那还试炼个屁啊!

稍作调整后,夏木赶紧给林可怡发讯息,结果石沉大海。

难道他俩不是同一批次?

夏木又给王竹传讯,依然杳无音讯。

有谢磊的保证,他倒不是太担心他俩的安危。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与二人汇合,免得万一情况下,林可怡扛不住妖兽袭击,早早露了馅,试炼就失去意义了。

按王竹的说法,靠灵石提供能量的传声器,覆盖范围大概在四百公里左右。

夏木决定关掉传声器,待得到达试炼区中心位置后,再与他们联系。

他相信和他默契无比的林可怡,一定也会往这个地方赶。

这就是夏木的无奈之处。

他没办法操控以灵气为基础的储物袋,只能常年背着一个包裹。

相对而言,他最不需要的反而就是灵石。这次进来又没刻意准备,他只能节省着用。

堪堪跑了两百公里后,夏木遭遇了第一次袭击。

袭击他的,不是妖兽,而是同门。

乾丰宗拥有三百六十个城池,弟子将近一亿。

本部的弟子可能都认识他,来自其他城池的却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

见得他落了单,身上灵气也无波动,还以为他消耗过甚,自然就想抢他的人头,看看有没有意外收获。

试炼区积分,皆由阵法自动判断。

杀人不可能获得对方积分,毕竟宗门不可能鼓励弟子之间相互残杀。

但是猎杀妖兽,总会有所收获,于是总有人根本就不是冲积分来的,而是冲着杀人夺宝来的!

很显然,这帮连夏木都不认识的弟子,就属于这种人。

从意识到这帮人有歹意,夏木先示之以弱,随后猛然发动攻击。

他知道自己速度必须够快,否则等这帮人有机会施展装备道具,再结成阵法,要想取胜,将非常艰难。

他连续将三个修为最高的直接抽晕后,利用这帮人被震撼的瞬间,又放倒了四个人。

剩下的倒是反应过来了,正要施展开来和他对刚,却骇然发现这个眉清目秀的大个子,突然变成了半人半兽的狼人,直接就吓傻了。

夏木利用各种意想不到,短短三分钟就轻松取胜。

夏木恢复人身,一顿调整后,指着这个由十五人团队组成的试炼小组中的唯一女性:“他们中九人有过于放纵的痕迹,你一个小姑娘,被人陷害而不自知。虽得一时贪欢,修为突飞猛进,却不过是多源汇集,杂乱无序,最终会断你命巢。无后事小,沉迷其间,终被念想控制理智,堕入人尽唾弃之境地。”

这个被夏木称为小姑娘的女修听得一愣一愣的,实在不知道这个如此短时间内轻松打趴十五个筑基巅峰的猛人,到底在表达什么。

夏木一拍脑袋:“瞧我,师姐不在,我却习惯了这种表述。嗯,我觉得你应该不在乎我说得更直接点,对不对?”

“这位……这位师兄……”女修不知所措。

“嗯,这样的,你被他……”夏木指着那个领队,“用以重生育而著称的癸云腹蝰暗伤,本意是想取你元气及精血。但是你体质特殊,却反守为攻,收获颇丰。”

“只是此毒激发了你潜藏渴望,一发而不可收,余下八人也相继成为入幕之宾。”

“也亏得你们没进来多久,若再过些时,他们尽皆会亏输。你们这个团队战力大幅下滑,终究难逃厄运。”

“即使你侥幸活了下来,不用别人强迫,你都会主动投身青楼……呃,好像还是复杂了点,我想想怎么更简洁点。”

其实夏木虽然啰嗦,但主要意思是表达清楚了的,尤其是那九个一时贪欢的,更是心中敞亮。

余下八人,目中喷火,恨不得将带队那位斩成肉沫,喂了妖兽。

你特么要搞这些名堂,能不能换个地方。

这是哪里?步步生死之地!脑子里却想着这邪恶东西,难怪我们特么的十五个人竟然在落单弟子面前脆败。

姑且不说他们一时半会儿还联想不到此人就是宗主弟子上去,这帮人的心性,是真的有问题。

他们根本就没去想,中毒的是这位女修,而非他们自己。

搞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就没有自己经不住诱惑的原因么?

唯独这位女修,对于夏木表达中提及的男女之事,竟然凭空生出反应。尤其夏木容貌清俊,身材高大,体魄更是雄壮伟岸,对她更是有致命诱惑。

明明不合时宜,她却如中了不可名状之药,媚眼桃花,春水波澜,语如蜜饯,声如呢喃:“是啊,我中毒很深的,这位师兄,你快帮我治治吧。”

似是被自己这句话催化,女修玉颜如焚,身临烈窟,道袍无羁,随风而散,坦坦然迎合天地,凹凸处玉液琼浆。

“算了,我还是先给她治治这毒伤吧。不准看,谁再看我挖了谁的眼。”

夏木无可奈何地一掌拍晕这个如蛇般缠绕在他身上的女修。随后捏住她的足踝,连连抖动,就如拿着一根绸缎在挥洒。

明明就是这种简单的手法,女修身上毛孔,竟然无端出现许多乌白相间的秽汗。

乌色便是那癸云腹蝰之毒,白色……还是不说了吧。

大约一分钟后,夏木放下不省人事的女修,将她先前扔掉的道袍捡起来给她穿上,再将她平放在一块大石头上。这才转身来到其中一位年约三十的修士面前,突然伸手,直接抠出了他的眼睛!

夏木迅速捂住那人的嘴巴,根本不让他发出惨呼,不紧不慢地道:“她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不仅看了,而且还看了不该看的地方,这是惩戒。”

夏木直接将其捂得背过气去,又抬头盯着另外两个修士,其中就包括那位给这个女修下毒的领队。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挖!”

“您……您是夏师兄?!”领队终于从传闻中找到了合适的名人与面前此人重叠,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

作为领队,自然会对本部的这些人才下一番功课,认出夏木,倒也不算意外。

但是夏木的功课,是真的不好做。

手刃三阶就厉害了?他们当中,哪个做不到这点!

问题谁特么会想到,一个凡人,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这铁板踢的!

他从来不会去反省,若无歹意,这块铁板,完全可以避开,甚至还会有意外收获。

“哎,为什么你总是抓不住重点?”夏木一声叹息,出手如电,生生挖去了他的双眸!

这次夏木懒得捂嘴,直接一巴掌将其扇晕,还跟其他人解释说怕惨叫引来妖兽。

难道血腥味不是更容易引来妖兽吗?

众人虽然疑惑,却无不战战兢兢,心中庆幸,幸亏刚才自己吓傻了,没反应过来去瞧那具身体。

剩下那个弟子,知道无法幸免,心道在这死亡之地,没了眼睛还如何生存,不如死了干净,好歹留个全尸。于是驱动残余的灵力,猛地朝自己的头上拍去。

夏木轻轻一握,便抓住他的手,温言道:“不错,我知道你只是好奇,并无旖念,和他们不一样。可是我从来说话算话,怎么办?要不这样,我先问你,想不想我挖掉你的眼睛?”

废话,谁特么想变成瞎子!

这位弟子也算机灵,他抓住了重点,连连摇头。

“哦,既然你不想,强人所难,简直就是医修之耻!我尊重病人的意愿。对了,帮我取一取这两位盲人的灵石。只要灵石,其他不要,算是诊费。”

“诊费?”那位弟子茫然了。

“对啊,治眼的诊费。”

夏目说完,先是走到起先那位修士的面前,却把领队的眼球给他镶嵌了上去。

和刚才一样,他单手提起这位修士,也是一阵乱抖。

随后,他又走到领队面前,将剩下的眼球给那人安上,如法炮制。

众人对于这种无法理解的行为,以及这种闻所未闻的医术,纷纷呈现出呆滞状。

夏木掐着时间点,拍醒了两位,随后对那位领队道:“犯了错,就得受罚。我个人认为,得换一个视角,去看待这世间,或许就会有良心发现了。所以把你们的眼睛互换下。”

“听我话,回去娶了这位师妹。我判断不了你有没有道侣,但是这位师妹,却是最近才破身的,所以你还是赚了的。”

“别打歪主意,我记性很好的,一定会在五十年后再来找你们夫妻,到时候要过不惯,跟我说一声。只要这位师妹同意,我就让你们好聚好散。”

“对了,你不同意没用。你要敢对她有丝毫不利,我会杀光所有与你亲近之人,包括你师父!”

“不要怀疑我是否做得到,教出你这种弟子,师父是不介意一巴掌拍死他这个误人子弟的劣师的。”

“我不是不给你留余地。比如你恨你们族中某人,还可以借此报仇的……”

夏木赶时间,没法琢磨更成熟的“处方”,走之前,很是头疼了一阵。

这帮人,包括那个女修,说难听点,没一个是好东西。这是动机决定的。

他当然可以杀光这些人。

但是他是医修,从他的角度去看,这帮人是病了。

杀人算什么医术!

这才是夏木理解的医。

他总觉得,所谓的病,不应该只局限于肉身,还应该包括灵魂。

最后他挨个打听了这些人的家庭情况,算是搞了一次彻底调查。

威胁领队的话,再次被炮制。

对于其中两位身世比较惨,跟王竹一样无所谓的,夏木直接废了他们的修为。

“我是为你好,谁会跟个凡人一般见识?”

啧,类似的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艹!

夏木在心里把莫恨天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个遍,接过先前那位弟子帮他搜刮的灵石,打开了传声器,狂奔而去。

“你们应该掌握了合理避开妖兽的线路,更有各传送点的具体位置。别试炼了,回去吧!等我出来后,来亲传阁找我,我再给你们详细诊治,记得带上诊费,师姐对免费医疗深恶痛绝……”

夏木只可能尽量保证他们不被妖兽所伤,至于同门要对他们不利,这个真帮不了。

他想治好每个人,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所谓尽人事听天命,能做到他这一步,只能说真的是医者仁心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