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问道

更新时间:2022-11-22 12:17:19

问道 已完结

问道

来源:掌中云 作者:怀沙 分类:玄幻 主角:徐小郎 人气:

怀沙新书《问道》由怀沙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小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徐小郎想月亮和太阳应该是一对夫妻,可是太阳太过耀眼,而月亮又太过清冷,最终它们选择彼此不再见面,但是它们内心还是挂念着彼此啊,所以就在这同一条道路上,太阳白天升起,月亮循着它的轨迹晚上静静的走着太阳曾经走过的道路。一天一天,一年一年……而自己和琼潇心意相通,肯定不会像太阳月亮一样傻。他们一定能够携手天涯,相伴到老。像浅溪和锦鲤妖那样,无论是深山老林,还是都市街道,无论是世间变幻,还是风云激荡。他们总会牵着手,笑迎未来的每一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小王庄两里处有一条河,小王庄周围上千亩的庄稼全靠着这清凉和河水。 徐小郎从这条河走过,依稀记得年少时和邻居伙伴一起洗澡摸鱼的场景。 几天前的那场烧杀抢掠,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回忆,他的伙伴们几乎都死了。 沿着河岸往上走几里,便是一块高地,这块高地非常广阔,原先是玉城武者们的一个训练场地,后来这些武者们羡慕玉城繁华,纷纷到城中心去修炼了,因此这个高地便逐渐被废弃,直到没有任何一个人光顾。 徐小郎站在高地上,屏气、凝神、然后开始练龙鹤双形。 每一拳都用借相之力打出,每一拳都仿佛势若雷霆。龙形凶猛刚正、阳气冲天,鹤形婉转灵动,迅猛绝伦。 才只打了一百拳,徐小郎便上气不接下气。这都是因为他习武时间太短,根基尚浅,元气不能沉入丹田所致。 昊阳真人听得剑外徐小郎的声音愈来愈短促,知道他到了气力的临界点。 但是不能停下! 各门各派武学,不管习练者资质如何,都讲究超越和突破。一个成功的武者要做到今天比昨天强,明天比今天强。跟自己比较,时刻进步。 “没骨气的东西,这才到哪儿啊?别偷懒,给我练!”昊阳真人的怒吼隔着剑传来,徐小郎猛摄心神,心跳慢慢的稳了下来,又打了百余拳。 徐小郎只感觉到嗓子眼热辣辣的,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喝水。这个手臂也是机械的伸展着,动作愈来愈不规范。 “你不想报双亲之仇了吗?就你现在的武功还报个锤子,整个一废物点心,这点苦都受不了,算是个男子汉?!”昊阳子不断的拿话激他。 徐小郎听得昊阳真人的话,双眼迸发出仇恨的火花,就像在沙漠爬了许久的人看到绿洲一样,一鼓作气,连打三四百拳,最后实在坚持不住,眼冒金星,躺在地上,只感到天昏地暗。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武者,所以你要想清楚,修习武道这条路,艰苦无比,这也是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少如凤角的原因,绝大多数人都放弃了。”昊阳子严肃的警告。 “我不要放弃,我是一个武道狂!我就是为武道而生,为武道而死的武道狂!”尽管满身疲惫,说话都是上气不接下气,但徐小郎还是艰难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剑里传来的老者的微笑。 等感觉到身体恢复了力量,徐小郎立马爬起,一步一拳,一步一拳…… 直到晚上,徐小郎一共打了近一万拳。 “现在已是黄昏,你气力几乎耗尽,赶快调息,吸收月亮之光华,对你气韵畅达,大有好处!”剑中老者提醒道。 徐小郎赶忙运功调息,头顶孤月高悬,体内气息流畅,徐小郎感到非常的舒服。 整整半个多月,徐小郎每日不停的训练,最简单的动作往往能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徐小郎深有体会。 经过半个多月炼狱般的修习,徐小郎随便一招龙拳使出,想象自己是一条威猛无比的龙,空气便有轻微的震荡爆破声音,夹杂着他的气息,猛烈的冲击着前方的一切。而鹤形一出,徐小郎宛如仙鹤一般,仿佛没有任何重量,轻轻一纵,便有几丈高。 徐小郎甚至感觉自己到了凝气期的巅峰。 这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他现在还没有达到凝气期,不过已经到了凝气期的临界点了,就等着那颗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的到来。 就在徐小郎就还未达到凝气期而伤神的时候,山贼又来了。 他站在高地上,清楚的听到了滚滚马蹄的声音,看到了那群凶神恶煞的人。 他们嫌上次抢的不过瘾,所以才过了二十天,便按耐不住自己杀人的狂热。 徐小郎怒火中烧,斜斜的背上七星追魂剑,便向村子里赶去。 此时他的轻身功夫已经是快愈奔马,所以就在山贼尚未到达村子的时候,徐小郎早已是按剑而立。 村子里早就乱成了一片,哭爹喊娘的声音此起彼伏。慌乱中他们看到徐小郎这个昔日的文弱书生拿着把破剑站在村中,恍如救世主一般壮美的造型,内心里却暗暗的想,这个呆子,读书读傻了。还不快跑! 徐小郎回头看着慌乱的人们,就像看着一群都奔西跑却又走投无路的猪一样。 他第一次感觉到:我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宁可逃跑宁可被杀也不会反抗,这群可悲的人! 山贼终于来了,总共四五十人,他们看到孤身站在村口的徐小郎,停了下来。 “用你冷静的头脑,而不要被愤怒蒙住了眼睛!”剑中老人警告道。 “大哥,我这把新刀尚未发市,今天就拿这小子来祭刀吧。”一个长相猥琐的山贼叫到。 “嗯,听说六弟跟随云天馆副馆主铁指刘大同学的一身好武艺,今天让大哥开开眼。”山贼头子一张狰狞的面孔,他的脸上至少有十几处刀伤,满脸的坑坑洼洼,甚是吓人。 六弟听闻大哥想一观其武艺,更不答话,狠狠拍了一下马,那马负痛,急速的向徐小郎冲击而来。 待得离徐小郎几步远处,山贼猛地拔出七尺长刀,接着马的冲击力顺势劈下。 徐小郎已经看出那马所行的线路,身体猛地一闪,躲过大刀,同时一个龙拳打在那马的背上,马儿本来冲势未减,再加上徐小郎结实的一拳,速度更快,而山贼在马上刚使完那一刀,身体不稳,便倒了下来。 果然是杀惯了人的,山贼在滚下来的刹那,便挥舞着大刀,生怕对手趁虚而入。 山贼爬起来,大喊一声,又一刀向徐小郎腰身斩去。徐小郎一个鹤形,侧身闪过这一刀,乘刀式变老之际两手夹住刀身。这一招用的恰到好处。 那山贼猛一抽刀,那刀却像被两座大山夹住一样,如何抽的动?山贼又气又急,弃了刀,一指向徐小郎戳来。 山贼曾经跟随玉城云天馆副馆主铁指刘大同学习过武功,而刘大同把最得意的铁指功夫传给了他。 徐小郎决定以硬碰硬,他不相信山贼中还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于是一个龙拳,把自己借相成一座万仞高山。 拳指相碰,噼啪一声。啊的一声惨叫。 山贼的指头断了,十指连心,他忍着剧痛,回身便走。 山贼跑得快,背后长剑追的更快。 长剑刺到,七星追魂剑自山贼的后背穿入,自前胸穿出,徐小郎旋转刀柄,那山贼登时惨叫不止,翻着白眼,手脚乱抽,便断了气。 抽剑回鞘,山贼的伤口猛然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周围的空气。 时间仿佛凝固了,阳山山贼中仅次于山贼头子的老六被一个白面书生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 几十个山贼窃窃私语,他们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山贼头子微微一楞,便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功夫不错,可惜你似乎还未到凝气的境界,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我钱标要领教你的高招。” 钱标,玉城人,阳山匪首,与玉城铁风馆关系密切,擅长碎骨掌,武功据说到了凝气前期。 徐小郎心里默默的想着关于钱标的信息。 钱标跳下马来,负手而立,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他的衣服慢慢的鼓了起来,过了一会,身体周围已被劲风所包裹,而徐小郎面前却是一丝风也没有。 凝气期的武者能将周围的空气借为己用,极大增强武功的威力。 突然,钱标猛地一拳打出,拳头借助空气的推动,速度更快,徐小郎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如此快速的拳法,凝气期的高手果然厉害,哪怕只是凝气前期! 施展龙鹤双形已来不及,钱标的这一拳是猛然打出,并无任何征兆,有偷袭的意思在里面。 砰的一声,徐小郎的身体猛然向后跌出,在跌出的同时吐了一口鲜血。他只能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拳。 钱标一招占优,便得势不饶人,又是一拳打出,周围的空气仿佛聚成了一个气锥,直扑徐小郎面门,徐小郎屏气凝神,一招朴实无华的龙拳使出,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铜筋铁骨的武者,迎着气锥击出。 一阵破空之声,徐小郎猛地又吐一口鲜血,倒退数步,身体摇摇欲坠。钱标的攻势暂缓,也是向后退了一步,心里不住的疑惑。 钱标刚才用尽全力所推动的气锥几乎是凝气前期威力最大的技艺,满以为此招一出,徐小郎立死,没想到只是打得他吐血而已,自己也险些体力不支。 “借相果然有无穷妙用,只是我功力尚浅,难以抵敌凝气期的高手而已,对了,师傅说过崩拳是根据剑法而来,我的七星剑乃是神剑,目前只有靠他来帮我斩杀此人了。”尽管连遭两下致命的打击,但徐小郎仍有一战的信心。 七星宝剑,是你大显神威的时候了! 钱标看到徐小郎步伐紊乱,知道他体内气血沸腾,支持不了多久了,阴险的一笑,叫到:“六弟,看我为你报仇!”一招碎骨拳使出,周围的空气爆裂,这一拳开山裂碑,威不可挡。 碎骨拳是玉城铁风馆的看家功夫,也是钱标最引以为豪的功夫,他于此拳浸淫多年,深得此拳的精髓。 徐小郎心里暗暗喝一声彩,好个山贼头子,怪不得官府都不敢拿你,草莽之辈倒也不含糊! 他如果要硬接此拳,即使有借相之力,也非得身死当场不可,差一个境界,天差地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