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大妖血脉

更新时间:2022-08-03 10:06:37

大妖血脉 连载中

大妖血脉

来源:落初 作者:乌啼霜满天.CS 分类:仙侠 主角:阿竹白鸣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妖血脉》是乌啼霜满天.CS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阿竹白鸣岐,书中主要讲述了:大荒经记载,上古之时,有伏羲女娲,人首蛇身,是为娲灵一族,是妖中大族。大妖之能,移山填海,呼风唤雨……少年身怀大妖血脉,在弱肉强食的修真世界,一步步踏上巅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起来啦,那就赶紧洗漱下去吧,陆寒那野道士已经租了马车,咱们以后就不需要步行了。”

阿竹一脸笑容,显得十分高兴,租个马车去青城山需要的钱不少,陆寒主动租赁马车,省了他一笔开支,而且路上也不必那么辛苦。

洗漱下来,白鸣岐就看到桌子上有包子,馒头,粥,油条等食物,十分丰盛。

他两眼发亮,二话不说,直接抓了个包子狠狠咬了一口,一脸满足,笑嘻嘻道:“包……包子,大……大肉包子。”

逃亡这么多天,第一次吃到丰盛的早膳,有种让他热泪盈眶的感觉。

陆寒递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豆浆放在他面前,眉头挑起:“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阿竹似乎是习以为常,笑嘻嘻道:“少爷的食量很大,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怎么吃都不长胖,少爷,多吃点,不必客气,这些都是这陆寒野道士请客。”

白鸣岐一个劲的点头,然后狼吞虎咽,哪里还有半分少爷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吃货。

“野道士,车夫呢。”

阿竹看着眼前的马车脸上一愣,两匹枣红色的骏马,半新不旧的车厢,唯独没有看到车夫。

陆寒指了指阿竹,脸上面无表情的开口:“基本上没有车夫愿意从乌杨镇前往青城山,所以我就买了这一辆马车,当然,这是我所有的积蓄,身上已经没有半分银两,即便有车夫愿意,也是囊中羞涩,请不起。”

阿竹自然清楚其中的价格,想到仅存的银两,可没有多余的银两再挥霍请车夫,总不可能要自家少爷赶车吧,他一咬牙:“好,就我来,反正车里待三个人也拥挤,只是我有一个要求,我家少爷修炼的时候,你不要打扰他。

“修炼?行,我不会打扰他。”

陆寒点了点头,很快马车就行驶起来,阿竹以前也驾驭过马车,现在重新拿起了马鞭,也只不过是重操旧业而已。

马车比较简陋,除了软垫之外就没有多余的东西,一开始白鸣岐还是有些不满意,以前坐马车里面茶几,毛毯,零嘴,样样俱到,但是现在一想到处境,便有几分失落。

而且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在外行走,银两竟然如此重要。

怎么一想到吃的,肚中又有些饿了呢,他赶紧晃了晃脑袋,把这些想法忘掉,现在是逃难,身上银两短缺,绝不是享受的时候,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也不会发少爷脾气。

“怎么,白大少爷不满意我的安排?”

坐在旁边的陆寒见他一脸失落,轻笑一声开口了。

“以我现在的身份还谈什么少爷,如今我家破人亡,流亡在外,有口热饭吃就不错了。”

白鸣岐说道这里,想起以前和现在,自己家仆惨死,娘亲为了护住自己,最后也死在外面,他还只能草草掩埋,顿时眼圈发红,鼻子发酸,开始哽咽起来,不一会儿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滚出。

“行了,行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何模样?这点挫折都承受不了,将来踏上修行这一道路,更是困难重重。”

陆寒见到白鸣岐如此模样,一阵心烦意乱,便不再取笑他,反而心思更加的沉重起来。

白鸣岐吸了口气,努力的恢复冷静,不让着悲伤的情绪笼罩自己:“如果你也遭遇此事,内心也是不会平静的,好了,昨日虽然没有与那灵使斗得个你死我活,想必这一路也不会太平,咱们需要更小心一点。”

“你放心,那灵使的实力还不至于日行追杀我们,白日我们无须担心,你今日似乎和昨日有些不一样了,不错。”

陆寒拨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的青山,回过头看了一眼面色红润的白鸣岐,淡淡开口了。

白鸣岐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因为我已经开始修炼了,总有一天,我要亲自找上那魔道妖人报仇。”

“有这份心思固然是好的,对了,你去青城山做什么?难道你要进入青城玄宗?这青城玄宗是玄门道宗里赫赫有名的存在,即便收弟子,也是要有根骨,要有人保荐的。”

陆寒好奇地打量着白鸣岐。

白鸣岐一愣:“进入青城玄宗还需要人保荐?还需要修道的根骨?我娘亲可没有这么说,娘亲说我外公就在青城玄宗里面,这一次,是去求庇佑的。”

“你外公?你外公叫什么名字?”

陆寒询问道。

“我娘说叫程青山,不过从小因为父亲的事,咱们和青城就断了来往。”

白鸣岐抿了抿嘴,闷闷不乐道,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见过外公,现在只记得那一双温暖的大手,面容已经模糊了。

“程青山?!这臭小子不是青城玄宗的掌教么,如果真是你外公,那想必是不需要保荐人,更不要什么修道者需要的灵根了。

再者,你如今身上有道家真气,想必也是拥有灵根的,普通人如无灵根,根本无法修炼,而且你的资质很好。”

陆寒有些诧异的扫了一眼白鸣岐,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来,昨天还真是看走眼了,如今却是能够在他身上感受道家真气,虽然这些真气法力很微弱。

“不许对我外公不敬!毕竟是长辈。”

白鸣岐气呼呼的瞪了一眼陆寒,嘴巴翘起来,这么多年虽然对外公很不满意,毕竟娘亲是他的亲生女儿,即便是死,都没再见一面,不过这都是他们的恩怨,怎么容一个外人,还是和白鸣岐他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数落?

陆寒暗笑一声,不再开口,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白鸣岐看了一眼陆寒之后便开始坐在马车里潜心修炼,危机并没有解除,在外面不比在家里,以前在家里都有自己娘亲护着,但是现在不比以前,他一定要变强!

原本他的根骨就很好,从小就开始修炼,当年才几岁大的时候,他外公就来过,要把他带入青城山修炼,不过因为白鸣岐父母的原因并没有成功,后来长大了之后就开始贪玩,断断续续修炼,不过基础在那里,多年以后拾起来,也是进展飞快,远非普通人能比。

体内那微弱的真气开始在身体的各大穴道流转起来,形成一个循环,也就是一个周天,一个周天运转之后体内的真气法力比之前强大几分。

不过按照这种速度修炼下去,何时才能突破玄阴心经之中的正气诀第一层?

马车忽然开始剧烈的颠簸起来,外面发出一声惊呼,白鸣岐正好收功,当即拨开车帘往外看去。

阿竹摔倒在一旁,一身的泥浆,马车陷入到了一个坑中,这条路刚好容一辆马车经过,周围都是绿草和稀疏的树木。

“少爷,你别下来,否则你这一身衣服弄脏了就没有替换的了。”

阿竹爬起来,十分狼狈的开口。

“以你一人之力是无法抬起马车的,我助你一臂之力。”

白鸣岐倒也不介意,纵身一跃跳下马车,但是刚一下来,一双脚就陷入泥中,感受到水一点点浸透自己的长靴,他脸色变得极为尴尬。

阿竹抿嘴轻笑起来,见到自己少爷满脸阴沉,也不再说话,二人站在旁边开始用力抬马车,但是车轮晃悠一下,又滑了下来。

车内的陆寒睁开双眼,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符,轻笑一声之后往马车一贴,然后探出身子,拿起马鞭一抽。

骏马吃痛,抬起四蹄飞腾起来,马车因为那一张黄符变得轻盈起来。

车轮翻滚,溅起不少泥浆,落在白鸣岐主仆二人的身上。

“陆寒!”

白鸣岐几乎要抓狂了,爬到马车上,看着一脸轻笑的陆寒,眉头皱了皱,然后把自己的靴子脱掉往对方脸上呼去,却被对方轻易躲过。

“要不是我,咱们还不知道困到什么时候呢,别生气了,赶路吧,要不然咱们今晚就只能在这荒郊野外度过了。”

陆寒抓起靴子放在车窗外晃干净泥浆之后,开口说道。

因为天气阴寒,特别是在这种深山老林,寒气重,他不得不缩脚盘坐起来,开始修炼,体内充斥的真气法力才开始驱散这些浓得化不开的寒意。

这一截的山路十分难走,最后马车又停了下来,阿竹的头探了进来,满脸愁苦之色,手里拿着羊皮地图:“少爷……可……可能迷路了。”

“照着地图走,也能迷路?”

白鸣岐敲了一下阿竹的脑袋,伸手接过地图,看了一眼之后,走出马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