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明君溺宠:艳妃才色魅天下

更新时间:2022-08-04 11:03:19

明君溺宠:艳妃才色魅天下 已完结

明君溺宠:艳妃才色魅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叶冬 分类:穿越 主角:江雪舞江雪瑛 人气:

主角叫江雪舞江雪瑛的小说是《明君溺宠:艳妃才色魅天下》,它的作者是叶冬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叫天下的世界,神奇而玄妙。 文字可以用来进行战斗,而使用文字战斗的人被这个世界称为执笔人! 来自21世纪的江雪舞阴差阳错来到这个世界,从此开始,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活了几百年从棺材中走出的美男子狐九与主动送上门的可口帅哥花折酒,这二人身上皆隐藏着惊天大秘密…… 这些,都等着江雪舞去发现、探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痛痛痛。”

简陋破旧的小屋里从床上咕噜爬起一个瘦小穿着麻布衫的女孩来,她捂着自己的小脑袋疼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臭老爸,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也这么重!”

小女孩没厘头的突然喊了一句,紧接着她突然这个人仿佛石化一般僵住。

“哎?这是哪里?”

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小女孩一脸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这是一间破到不能再破的小屋,看摆放着许多柴火来看,这应该是一间柴房吧。

“柴房吗?老爸太狠心了吧,不仅拿笔砚砸我脑袋还把我扔到柴房!”说着,小女孩开始拿袖子擦眼角,不过擦着擦着,她就觉得眼睛好痛,当她注意到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时,一股陌生的记忆便宛如泉水一般疯狂涌进她的脑海。

好半天,小女孩才呆滞的从嘴中吐出一句粗口,“我靠……老娘穿越了?”

根据那些陌生的记忆小女孩得知这个原身跟她一样叫江雪舞,是墨城江席的第五个女儿,生母生她时难产而死,因为原身从小痴傻,又被说克死了母亲,所以很小便被丢到柴房当下人一般不闻不问。

刚开始还小还有在厨房帮忙洗碗的王婆愿意照顾她,后来连照顾她的王婆都死了,她就又成了孤苦伶仃,受人欺负的对象。

毕竟只有十一二岁,吃不饱穿不暖,又经常遭四个姐姐欺负,在一个月前原身生了一场重病,无人问津,甚至连大夫都不愿意为她请,所以原身才病死在漏雨夹雪的柴房里,江雪舞阴差阳错就穿越到这个可怜的娃身上。

她所在的是一个叫天下的玄妙世界,这个世界跟江雪舞原来所在的地球不一样,这个叫天下的世界是以书法为尊,更奇甚文字可以用来进行交战!

例如矫若惊龙的墨字可以变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墨龙、苍劲有力会变成一个高大威猛的巨人等等……

而使用文字交战的人被这个世界称为执笔人!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之玄妙是江雪舞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原身从小痴傻而且大门不出所以对这个世界也不太了解,所知道的事情根本不多。

搜索一番江雪舞才发现在原身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半点幸福的日子,所有都是被欺辱、打骂的悲伤记忆,甚至连丫鬟都可以尽情的踢打她,她经常被揪着头发打,吃着又冷又硬的饭,虽然痴傻,但她也懂得哭,一边用手抓着冷饭一边大滴大滴的掉着眼泪,当这些记忆由江雪舞承载以后,江雪舞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原身的痛苦,连江雪舞心都在抽搐着疼。

迅速将侵占脑海的众多记忆整理完成,江雪舞从床上跳下,不由感叹人生无常,那头她刚刚因为逃了高考被自己那国际闻名的书法大师老爸用笔砚砸破了头,这厢她就华丽丽的穿越到了一个悲催堪比白毛女的女孩身上。

正当江雪舞欲哭无泪之时,柴房的门口突然响起小姑娘怯弱的声音来。

“你先进去看看。”

“不知道死了没?昨夜王妈来看过了,听说已经断气了。”

“生了这么重的病,又没人照顾又没药的,应该是死了吧?”

“要是死了就好了,我们也好交差了。”

柴房里江雪舞听的牙痒痒,卷起衣袖就往门口走去,好啊,敢情这些人盼着她死啊,猛地打开门,江雪舞冷哼一声,“不过,可惜了,老娘活的好好的呢!”

“鬼………鬼啊!”

门外的两个小丫鬟一看到活生生站着江雪舞顿时吓没了魂,小脸煞白煞白的,转身就要跑。

江雪舞那能让这两个小丫头逃?

用了吃奶的劲一脚一个,往小丫鬟的小腿上踢去,小丫鬟小腿被踢的一麻,顿时一个丫鬟都摔个狗吃屎,另一个跑着回过头看了一眼,又飞快的跑了。

江雪舞咂了咂嘴,扭动着自己瘦弱到触目惊心的两只脚,不由心疼原身,正常十一二岁的女孩身高有一米五左右,可这个恐怕因为营养不良,连一米四都没有,更别谈那可以看见骨头轮廓的双手双脚了。

“说!你们来干嘛?”

顺势一脚踩上丫鬟的后背,江雪舞丝毫不客气一脸痞气的说道。

丫鬟后背被江雪舞那皮包骨的脚上的骨头咯的生疼,心里不免惊讶江雪舞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灵智,想着,江雪舞又加重了力气,丫鬟直喊救命。

“是二小姐派我们来看看江雪舞你有没有死的。”

丫鬟求饶开口。

“二小姐?”

据她所知,她有四个姐姐,其中就数二小姐江雪瑛欺负她最厉害,不是故意打翻她的饭菜,就是找借口鞭打她,虽然那所谓的饭菜只是馊饭剩菜。

“是是是!”丫鬟连忙点头,心里却想着要尽快回去告诉小姐江雪舞大变的消息,谁料江雪舞却不要命的重重往她后背踹了一脚,她凤眸微眯,眼神和举动中找不到任何友善,声音还很稚嫩,却充满了杀意和不怀好意,“你刚才叫我什么?”

“五小姐…饶命…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丫鬟被这一脚伤的不清,强忍着疼,连忙换口,刚才江雪舞的语气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江雪舞真的不再是以前的痴傻丫头了!

“该死?”江雪舞一脚往丫鬟肋骨踢去,丫鬟翻到在地,只见江雪舞双手抱臂,削瘦的下巴往柴房旁一棵树上点了点,“那就去死给我看吧。”

闻言,丫鬟大惊失色,“五小姐,我是二小姐的人,我死了,二小姐也会替我讨回公道的!”

江雪舞反射弧特别长,她好半天才哦了一声,然后瞥了地上的丫鬟一眼,不咸不淡的道,“那就讨呗。”

说完她立刻换上一张笑脸,“那你现在可以去死了吗?”

那愉快的表情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般。

丫鬟身子一软,呆滞在原地。

“江雪舞!你找死不成?”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江雪舞慵懒的投眸,将目光投向那迈着碎步气势汹汹而来的红衣少女身上,她打了个哈欠,记忆中,这个虽然长的貌美但心肠却异常狠毒的少女正是向来欺辱她的二小姐江雪瑛。

丫鬟一见江雪瑛脸上便涌上一抹喜悦,起身就要往江雪瑛那边走去。

她刚起身,没想到江雪舞狡黠一笑,伸脚偷偷绊了她一脚,正好江雪瑛迎面走过来,丫鬟整个人都往江雪瑛身上扑去,江雪瑛连忙躲开,丫鬟摔个鼻青脸肿。

“小姐!奴婢……该死!”

丫鬟立马跪地。

江雪瑛不悦的看都不看丫鬟一眼,厌恶的道,“滚开!”

“江雪舞!你打了我丫鬟该当何罪!”

江雪舞淡淡的一笑,“真是好笑,本小姐从来没有听过主子打下人也有罪的,要是这样说,那二姐你往日这般打骂下人,又该当何罪啊?”

江雪瑛瞳孔猛地一缩,虽然早从丫鬟口中得知江雪舞性情大变,不再痴傻,但她也没想到江雪舞竟然变成这般牙尖嘴利的模样。

“我的人还轮不到你这个贱人教训!”

江雪瑛忍不住破口大骂,往常江雪舞都是任她摆布,现在却成了她被牵着鼻子走,这也是她生这么大的气的原因。

“贱人?我们同父异母,我是贱人,敢问姐姐是什么?”江雪舞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一脸人畜无害。

“你!”

江雪瑛顿时气短,身旁的丫鬟连忙上前替她捋顺气,江雪瑛咬牙切齿,“江雪舞,连爹都不要你,你有什么脸面称自己为江家五小姐?”

“面子是自己挣的,又不是别人给的,我凭什么不能自称自己为江家五小姐?”江雪舞微微一笑,那运筹帷幄的笑容映在那张稚嫩削瘦的脸颊上显得异常诡异,江雪瑛觉得头皮发麻。

“真是见了鬼了,这江雪舞是谁假冒的不成?”心里暗咒一声,江雪瑛抬头恶狠狠的瞪了江雪舞一眼,“江雪舞,没想到大病一场过后没死成倒变得牙尖嘴利不少!”

江雪舞浅笑,“多谢夸奖。”

同时谢你全家。

当然后面这句话她不会说出来,毕竟她是新一代“文明女性”括弧笑。

当江雪瑛气愤愤的踩着她那金丝锦鞋离开的时候,江雪舞不免抬起自己两只赤裸着的小脚丫,撇了撇嘴,不由叹息,明明是同一个老爸,可待遇却完全不一样啊,这叫什么道理嘛。

“江雪舞,欺你者、辱你者、弃你者,就由我来替你报仇!”

看着那气急败坏离开的倩影,江雪舞淡淡的一笑,笑容稚嫩蛊惑人心。

平静的湖面倒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来,水面上倒映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多岁的小女孩,一身破旧不能保暖的麻布衫,双手双脚干枯瘦弱,脸颊两边深深的凹陷进去,根本看不清楚原本的相貌,只是那清澈干净的眼睛尤为好看,恐怕这个女孩全身上下也就这眼睛能看了。

“这要吃多少才能补回去啊!”

江雪舞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着水面上那个瘦骨棱棱的自己都忍不住心里发毛,她以前经常嚷着要减肥,没想到到了现在却在考虑增肥。

江雪舞觉得这个原身要是可以再胖了一点,身上有点肉一定很好看,因为这双眼睛真的很美,干干净净的,眼睛里面似乎有桃花在盛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